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冠冕唐皇

0264 色是杀人刀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0-03-14  作者:衣冠正伦
 
推荐:巫医觉醒。

李潼听到这话,不免眸光转冷,心生不悦。

西京这些豪强们,虽然在武攸宜的欺压下忍气吞声,但也绝不是什么善类。故衣社虽然如今声势不小,但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寒人庶众党结为友,不足重视。

事实也的确是,故衣社虽然十数万徒众,但组织本就分散,人众散在两京之间千数里广袤区域当中,哪能比得上那些地方上深耕数代人之久的乡土豪强。更不要说关陇这些豪族几佐帝业,能看得起那些蚁众才怪,无论私结与否,也都可欺可压。

蚁民不足为患,不只一时的观点。早在隋时,隋炀帝初征高丽,山东、河北等地已经民变频频,但真正动摇隋业根本的,还是杨玄感作乱。最终定鼎天下的,又是同为关陇出身的李家。

李潼也不是看不起这些关陇勋贵,但就算是祖上英雄辈出,但几代人养尊处优下来,基本上也都废的差不多了。

除了趁着地利条件搞搞宫变、个别人物基因突变的返祖之外,整体已经可以说是不当大用。这一点在武周代唐和安史之乱中体现的最明显,实在是已经祖风不再。

李潼虽然也有笼络关陇勋贵的想法,但更看重的也还是他们所遗留的祖荫,以及这么多年来于朝野之间、特别是在南北两衙禁军体系中所积攒下来、那种珠丝密结的人事关系。对于当下人物,心里评价并不算高。

他摆出这样一个架势来,那些人家要借道发财,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可是吃相做的太难看,总是让人心里不爽。

世道总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李潼虽然心里不怎么舒服,但眼下主要针对的还是武攸宜……是了,武攸宜!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又抓起账簿细察一番,心中思绪飞转,指着账簿上几户人家,包括窦家在内,低声叮嘱田少安:“拣选一些耳目灵活的卒力,去暗查一下这几家近日所计,他们海吞巨货,未必是作寻常谋利助势。”

田少安上前领教,待看到名目后又说道:“恰是这几家,虽然收取巨货,却又严嘱不准外泄,说是如果听到外间有什么相关风传,余资尾款不再支付,还要追究泄密之罪。”

李潼闻言后点点头,对此并不奇怪,他所指出这家,都是关陇门户中与武攸宜积怨颇为深刻的几家。因为出价低廉,几家近乎包揽故衣社在西京附近过半存货,似乎对时机的看好,还要更甚于李潼这个谋事者。

不过李潼并不觉得他们几家是单纯的牟利,当中肯定是有着更深刻的谋计。特别如窦氏这样的外戚门户,武周代唐对他们的声势挫伤才是最大的,如皇后刘氏一家,革命之前便几乎被满门杀尽。

窦氏虽然旧日门庭显赫,但越是如此,反而越危险,李武夺嫡的争斗中,他们就是天然的拥李派。像武攸宜谋夺曲江园业,首先下手的便是这几家外戚,让他们失财又失势。

至于这几家打的什么主意,李潼也不好说,因为可能实在太多了。但有一点李潼很清楚,那就是这几家再怎么折腾,也难折腾出一个好结果,反而有可能让关中和朝堂形势更加严峻。

不过李潼也早习惯这个时代人众不甘寂寞的狂野作风,凡有所谋都得预留变量以供乱中取机。暗中查探一下他们在私谋何计,也是有备无患。

田少安领命退出,吩咐走卒去传达少王嘱令。

李潼有些心绪不定,又在房间中枯坐片刻,过了一会儿,门外有侍者入告园中声伎又演成新曲。他心中正有烦躁,索性起身准备观戏、稍作消遣。

杨丽新修的这座园邸,不独以樱桃植株繁盛而著称,各种楼宇亭台也都多有可赏。

李潼穿过樱桃园,往内处行走,不多久便来到一座小楼中,身在楼外已闻莺声,走进去后便见自家娘子唐灵舒正在席欣赏台上声伎歌乐。

“是因为有我跟随,大王趣乐不能尽兴?”

唐灵舒见大王行入,连忙起身相迎,并低声问道。

李潼拉着小娘子往席中行去,一边走一边笑语道:“寻常也是如此,半日园中劳事,半日游赏杏园。你闲在这里,是不是有些无聊?”

“怎么会,这些娘子都声乐动人,真是我见犹怜。”

“可我却不是桓大将军,威赫有欠,功禄更缺。”

李潼笑语说道,并对同时迎上来的杨丽点了点头。

楼里除了平康诸伎并王府群音声之外,还有那个平康坊的莫大家。

李潼对这女子声技印象深刻,此前又偶知其人居然还借杨丽之手向故衣社捐输重金,不免更生亲近。适逢樱桃园多集平康声伎,索性将她礼请入园,管理并与自己府上乐师们调教这些声伎,为之后前往神都献曲作准备。

“内子简礼,有劳方家关照。”

李潼对这莫大家也很有礼貌,入席之前先打声招呼。

“娘子率性天真,并得大王平易风范,不因妾等声伎卑贱见疏,妾等自感荣幸,哪敢夸言关照。”

莫大家口中笑应,望着眼前一对璧人,心里却颇有感念。

少王俊雅才高、不需多提,或有风流之名过于浓炽,以至于让她怀疑兴弄雅集只是为了将平康声色召入园中供其狎乐。

可是入园几天,所见少王行止都分寸有度,哪怕私室相对也无露猥亵,似乎真的只是专情舞乐方伎,远不是色欲乱怀的放荡模样。

今日所见这娘子,也并不像寻常高门贵妇或高傲或厉怨,虽然言中不乏暗探少王园中行迹,但也心机浅露,自有一种情迷小妇人的娇憨,却不是傍门闺怨的凄楚。

由此可见,这位少王家风简约豁达,不像她旧日游走高第,所见或森严苛刻、或浮华积秽。能够在这样的门庭供事,也让她心态轻松,多有知足。

但是想到旧友杨炯所言,她心里也难免有些阴霾,想不通世道中人何苦为难这样一位与人无害的少王。

少王入席之后,台上舞乐继续排演。能够入在此园的,都是杏园大众每天评出来色艺俱佳之选,本身已经不俗,知道少王挑选她们是为了扩编祝寿新戏,能有机会直登神都大内繁华舞台,一个个自然也都十足卖力的表演。

诸戏演完之后,少王将群伎表现优劣各作点评,并吩咐康多宝、莫大家等内外高手继续侧重调教。

正待起身携自家娘子前往杏园观戏之际,莫大家却上前轻声道:“大王请留步,能否稍屏余者,容妾私言陈述几句?”

李潼闻言后便顿足,稍作沉吟后示意莫大家跟随进入楼里一间侧室,只留下唐灵舒并杨思勖,这才望着莫大家笑问道:“不知方家所陈何事?”

“贱名单行卓,大王呼名即可。”

莫大家并不入座,只是垂首席前轻声说道:“贱籍草草几十余,生无可表,人情薄眷尚存几分。前伴旧宾同游,也是世道中一位驰名才家,言称有人意使他以才情攻击大王……”

“所言旧友,是不是华阴杨令明杨学士?”

李潼闻言后便笑语问道。

莫大家闻言后先是一惊,而后释然一笑:“大王真是高智捷思,事无可隐。妾一介贱籍卑流,本不该妄干贵人事情。但见大王确是守行笃趣,论事大益平康娼女,不忍见仁德无辜受害,斗胆有告……”

“多谢莫大娘示警,你等声伎安在于事,我虽然不为世道普宠,但闲情安守,包庇一二人事还是有余。”

莫大家惴惴相告的,于李潼而言不是什么难度的事情。他如今才誉不低,也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于诗才夺色,如今西京集聚才流,尤以杨炯才名最大,但杨炯却没有这么做,李潼也乐得两安。

至于指使杨炯的人也不难猜测,反正非武即李。如果细算起来,可能一些拥李的唐家老人对他怨念更深。

莫大家所言对李潼虽然帮助不大,但可喜是她这份态度,其人艺名早著,不免游走西京诸权门贵第,这份见识能够帮他厘清西京权门之间那些盘根错节的人情瓜葛。

他方待整理思路,准备询问一些事情,突然门外响起一个娇媚之声:“请问河东大王是否仍在?”

房门被打开,李潼先见两名神情尴尬的护卫,在他们身后则站立着一名穿着薄纱衫裙、体态半掩半露,媚态十足的伶人。

那伶人一副刻意的魅惑,房门打开后见房室之中多人,神情不免一僵,忙不迭强笑一声:“奴前在别厅案习器舞,知大王招戏才匆匆呈技,情急失礼,请大王恕罪。”

莫大家这会儿神情也有几分尴尬,明眼人谁又看不出这伶人打的什么主意,心里暗骂不识趣,但还是连忙解释道:“此奴名玉珠,昨夜方选入樱桃园,未知园中规令,因有失礼……”

口中虽向大王解释,眼神过半落在大王席侧那唐娘子身上,那娘子双唇微抿,看不出喜怒,但想来心情不算好。

李潼这会儿也颇觉尴尬,平日往来都是无事,怎么今天就有人近乎敞怀的献媚?他自己倒是无愧,但为小娘子心情计,还是板起脸来冷声道:“戏无不可堂演,无需求私,日后园中不要再留此伎。”

那伶人本有忐忑之态,魅意大失,闻言后则更露惶恐,扑拜在地膝行入前并作泣诉:“奴真知罪,恳请大王勿逐……”

两名护卫俯身去捉女子,那薄纱衫裙手落即裂、更是露出大片嫩白肌肤,伶人身健灵巧、无顾,借势脱开,更直向少王席前扑去,满室都有肉光泛香,就连杨思勖这个太监一时间都眼神一滞。

“大胆!”

唐灵舒见状更是坐不住,怒喝一声侧身翻起,抬腿便抽向那丰腴肉满的伶人。伶人翻地避开,一手扯下彩缎抹胸,另一手竟然于胸下翻出一柄利刃,挥手直刺席中少王!

李潼抓起桌上用作茶盘的平脱漆器,直接拍在了扑杀而来的伶人面上,同时有些不满的瞪了举手遮眼的杨思勖一眼:你个太监还讲究非礼勿视?

同时他心里也是不免庆幸,回望后翻瘫卧在地、已经一头血水但身材仍然诱人的伶人,如果不是他家小娘子在侧飞醋,肉色招摇之下,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不会中招。

推荐:巫医觉醒。

上一章  |  冠冕唐皇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冠冕唐皇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