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冠冕唐皇

0265 顺水推舟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0-03-14  作者:衣冠正伦
 
推荐:巫医觉醒。

那伶人身躯横陈在地,一动不动,满脸血肉模糊,生死不知。

李潼也没有心情自喜多年苦练的臂力惊人且有了用武之地,只对将要俯身请罪的两名护卫低喝道:“封锁小楼,不准出入,楼中别者,先拘别室!”

护卫领命而去,速召楼外其他仗身。

房间中,唐灵舒吓得俏脸惨白,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两臂紧拥少王,哭泣自责:“我真是无用,竟然让她闪避开……”

杨思勖脸色铁青上前重击伶人肩肘,然后才转过身深拜叩首:“是奴无能、死罪!”

这会儿,那吓得待在席中的莫大家也蓦地惊呼一声,眼神涣散,口中则喃喃道:“玉珠是窦安公族子外宅,大妇善妒,外人不知,学技于我才……”

李潼闻言后,眸光更显幽寒,他反拥唐灵舒、抚背安慰片刻,然后才又说道:“且与莫大娘先避别室,没事的,放心。”

待到两女离开,李潼才对杨思勖说道:“请罪延后,还有气息吗?”

杨思勖回身一探,转回头回答道:“已经极弱,如果要细审,还要尽快救……”

“捏死她!”

李潼叹息一声,望着杨思勖回手捏碎那伶人喉管,根本就没有打算要细审的意思。一介女流敢入此行刺,成或不成已存死志。

对李潼而言,有莫大家那一句点拨已经足够了,他根本不好奇对方何以对他动了杀心,既然玩邪的,还问你对错?死无对证又如何,遣人刺杀的时候你也没问老子心情好不好!

“速速让人去请武攸宜,不言具体,让他速来!”

略作沉吟后,李潼又说道。

武攸宜近日都坐镇杏园,近在临坊之中,所以来得也是很快,只是有些不满少王派人急唤,打扰他观戏的雅情,走进楼中后看到坐在席中的少王,便忍不住抱怨道:“河东王究竟有什么急情不能缓议?我正观……”

“奸徒入园行刺小王,就在刚才!”

不等武攸宜说完,李潼便语调沉闷说道。

“竟有此事?何人如此大胆?奸徒身在何处?”

武攸宜闻言后也是惊了一惊,接连发问,听其语调急促,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他指使的。

“不知何人指派,当场击杀!”

李潼站起身来,将武攸宜引到刚才那侧室,向里面指了一指那伶人尸体,又指着杨思勖冷笑道:“奸徒欲行色杀,却不知我门下杨九有鹰隼之明察、有狮虎之悍力!”

武攸宜垂眼看看那近乎赤裸的艳尸,视线也是一顿,等到再看到那张被拍得血肉模糊的脸庞,忙不迭又收回视线,口中喃喃:“这、这……”

他口中吃吃,然后恍似警觉,忙不迭抽身退后,站在一众护卫当中,望着少王不乏警惕道:“死无对证,河东王可有疑者?能使奸徒谋害宗王,这实在、实在是……”

李潼见武攸宜这模样,已经猜到他多半是在猜测自己可能怀疑是他们武家人干的,便又冷笑道:“居席细忖,略有所得。贼徒作弄如此杀计,一则是无胆无势之类,二则是害我性命不止,怕还要加以污名!诸如夺色不遂,淫乱反伤……”

“一定是、一定是无势之徒,不敢堂然敌对,只敢作弄阴计!”

武攸宜倒是抓住了重点,忙不迭点头附和道,同时还忍不住加了一句:“霍献可行至华州投邸,已经被我门下走卒应住,他若还执意前行,我会将他引在留守府暂居。”

言外之意,他们武家人都是明刀明枪、敢作敢当的好汉。

饶是李潼这会儿心情算不上好,仍被武攸宜这个活宝逗得有些想笑。即便没有莫大家道破刺客身份,他也不会怀疑到武家人身上。倒不是真觉得武家子光明磊落,而是其家目下信心爆棚的状态,也根本不会想到要将他谋杀于私室。

但就算不是武家人干的,李潼对眼前的武攸宜也乏甚好感。正如他的推断,贼人应该不止想要取他性命,应该还想败坏他的声誉。武攸宜毫无疑问是有能力把这个罪名坐实,一旦自己真被干掉,也绝对有可能会顺水推舟这么做。

就算对方没有这样的心机,也不妨碍李潼作险恶推想,加恨对方几分。妈的小命都差点没了,还不让人作阴谋论?

“奸贼不知藏在何处,也不知为何要杀我,一计不成,恐有别计。我是惜身惜命,实在不敢再留西京这凶险之地。”

见少王一脸心有余悸,武攸宜心里不免笑其薄胆,但听到这话后,脸色还是陡然一变:“不留西京?这怎么行!杏园戏演正酣,诸谋都在陆续兑现,大王此际离京,又怎么作弄下去?日前我杏园遭掠,你不是还劝我为大事暂忍?伤于自身,反倒不能?”

虽然李潼本身就是在借机提条件,但听到武攸宜只顾后计而无顾他的生死,也是不免愤懑,幸亏只是互相利用,否则还不气死个人!

“西京自是留守治下,不能杜绝奸徒,竟入王前行刺!人命自珍,我并不觉自身一命贱拟你满园杏实!”

李潼作勃然怒状,说着便要拂袖而去。武攸宜自感失言,忙不迭上前软语劝告。

“让我留下也可以,但我的安危,留守一定要保证!家居崇仁坊,新昌坊别业,还有此樱桃园,一定要重兵陈设,震慑贼徒。贼徒一日不能罗网,陈兵一日不准撤离。还有我府卫数少,再留几百闲兵出入拱从。”

武攸宜听到少王狮子大开口,不免感觉有些为难,他虽然执掌西京留守兵众,诸禁苑守卒是不能随便调动的,哪怕是他也无权。

至于那些能够调动的卒众,各边城门、再加上自家诸产业也需要看顾,眼下曲江池这里还需要重兵监控,现在他手里能够调用的兵力也实在有限,实在不能满足少王的要求。

但少王却不依不饶,甚至亮出刚才被刺损的衣袍,可见当时情况是岌岌可危。由己度人,若非情急万难,哪怕杀身之仇,武攸宜都觉得自己是下不去手将一个娇滴滴的美人面孔拍成那副烂样子。

“河东王遭此横劫,在情在事,我不该再……”

“余者不必多说,今日能论的,只有增派护卫,否则我寝食不安,更不敢再迎凑诸事。”

所以说坏人也真是思维别致,李潼遭遇刺杀,首先想到的不是车马分明的报复回去,而是借此营造一个更佳的搞事条件。

西京各边兵力分配,已经是捉襟见肘,这一点他自然心知肚明,但仍借此强请,要为敢战士们创造出入无禁的城防环境。

“好罢好罢,这事我来安排,一定让河东王你安寝城内。”

武攸宜这会儿也实在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眼下他也是心有余悸,河东王死不死、他倒不关心,可是西京此边事情已经呈送神都,绝不是能随便叫停的。特别定王与太平公主儿郎还在河东王邸客居,也让他不敢过分用强威逼少王。

“但是全城搜捕贼徒,眼下绝对不可行!河东王你福泽厚积,能免于难已经是一幸,更幸是事发于隐地,没有造成人情震荡,否则贺祝之事将无以为继。若此事半途而废,你我两人怕都要生不如死!”

武攸宜也是拙计,只能连哄带吓的先安抚住河东王,且把眼前事敷衍过去再论其他,或者说敷衍过眼前,之后他才不招揽这种无头罪事麻烦自己呢,少王爱向谁控诉就向谁控诉。

李潼也算是勉强达成了自己的意图,先将武攸宜强留园中,一直等到新的守卒派来,这才让武攸宜离开。

“将这死尸暂埋园中吧,之后转葬别处。”

待到武攸宜离开后,李潼才又吩咐道:“知事诸众,暂且不要让她们接触外人。”

彼此议定,这件事暂时是要秘而不宣,为眼前戏弄诸事让路。武攸宜的鬼主意,李潼自然很清楚,一旦错过眼前,会继续追究才怪。而且西京群众刚向女皇表露崇慕,即便是报入神都,多半也要不了了之,不能破坏这份上下和谐。

可是李潼又怎么会让他们如愿,武攸宜眼下想息事宁人,稍后如果不急得大帽子乱扣,老子跟你姓……呸,你跟老子、算了,鸡毛鸭血是肯定的。

至于那想搞他的黑手,李潼当然也不会放过,刚才已经吩咐过田少安,这会儿再将人召入更作严厉叮嘱:“前嘱几户人家,给我盯死了他们,凡有人事的调动,乡野隐匿的资产,统统搜拣查实!”

当然,单凭莫大家一面之辞,也难笃定是否窦氏所为,细查也为取证。既然作此险谋,不可能没有后计,应该不出几家。

早年刘皇后之父刘延景当面嘲他,李潼能忍下来。可是现在有人竟然动了杀机,管你谁家亲戚,老子连祖业都敢卖,会忍耐你们的恶性?

这么有血性,冲去神都把你们皇嗣抢出来啊!你们能大计缓图,还不准老子忍辱负重!

他暂作忍耐,不是想忍于一时,而是这样的门户太显眼,仓促发难的话,只会被人当枪使,担恶名而无实利。

这时间也已经不远了,人心里只要有鬼,就不能安宁。此前他是独谋险计,现在倒是有了借势而为、顺水推舟的余地。

推荐:巫医觉醒。

上一章  |  冠冕唐皇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冠冕唐皇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