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一戟平三国

第九百三十三章 卢植(上)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0-07-22  作者:杂号小兵
 
穿过雁门关,一路向东北前进,就到了代郡。

“褚燕拜见主公!”

吕布才刚到代郡,褚燕已经就带人前来迎接,如今代郡的防务由褚燕负责。

“幽州情况怎么样?”

吕布点了点头问起幽州的情况。

“回禀主公,幽州牧刘虞还算老实,并没有和咱们开战的意思,涿郡和上谷郡一直很安静。”

褚燕回答道,北方草原已定,幽州变成了代郡最大的威胁,他负责代郡防务,主要就是防备幽州方面。

“刘虞是个老好人自然是不敢和咱们动刀兵的。”

吕布并不意外,刘虞这种老好人性格不适合当一州之长,特别是这种涉及到边关防务的重要州郡牧守。那种满脑子仁义道德和平相处的只能当个安定的郡县小吏,处理处理平民之间的纠纷,教化平民,在战争和种族面前仁慈的君子就是笑话。

“随我去上谷郡一趟。”

吕布也没有去代郡城池中停留的意思。

“是,主公!”

褚燕大喜,交代了一下防务问题就带着人随吕布出发了。

“主公,咱们这到底是去找谁啊?”

许褚更加迷惑了,真不明白谁值得主公走这么远亲自去一趟的。

褚燕听到吕布要找人,也是一脸迷惑。

“卢植。”

吕布说出了这么一个名字。

“卢植?”

“就是那个打下邺城的卢植?围困广宗城的卢植?”

许褚和褚燕很快反应过来,他们对卢植的唯一印象就是打黄巾的时候,这人正面攻破黄巾贼巢邺城,打得张角病死的人。

“不错,听说卢植在洛阳因为反对董卓而获罪,董卓忌惮他的名望不敢杀他,现在已经去上谷郡隐居了。”

吕布给两人介绍起卢植来,董卓在洛阳一通胡作非为把洛阳有能力的官员名仕赶走大半,这些人到了各地不想办法对付董卓才是奇怪,董卓这就是在给自己刨坑还跳进去并且花钱找人填土,生怕自己死的不够快。

“隐居还跑这么远?”

许褚抓了抓脑袋,洛阳到上谷郡这距离可是相当远的。

“估计是怕董卓追杀吧,我听说董卓在洛阳可是无恶不作,这卢植得罪了董卓,肯定要逃远一些躲起来。”

褚燕开口说道。

“别瞎猜了。”

吕布打断两人的对话,褚燕说的到也有些接近,卢植跑到上谷郡这么远的地方隐居肯定有躲避追杀的意思,毕竟董卓不是什么好人。

出了代郡再往东北方向就是连绵不断的群山了,上谷郡在燕山以南是很繁华的,但靠北就很荒凉了,北方的草原上曾经全是鲜卑人。

“主公,这里这么荒凉,去哪找啊!”

许褚看着茫茫不见尽头的群山有些无从下手。

“有人住那自然就有踪迹。”

吕布却不担心找不到人,燕山山脉很大,想找一个人几乎不可能,但卢植年事已高,不可能躲在深山老林里,以卢植的身份,身边绝不可能少得了仆役伺候,不然这种饭都不会做的大德名士非得饿死在山上不可。

“主公,交给我吧!”

褚燕拍着胸脯保证道,在山里找人那是他手下士卒的特长。

“去吧。”

吕布点头同意。

卢植想隐居在山里,衣食用度总得从山下购买,有迹可循再找人就简单多了,能入山的官道就那么几条,村镇也就那么几个,随便打探一下,只用了半天褚燕就探查到了卢植的所在。

“做得不错!”

看着远处的几间木屋,吕布赞许着褚燕。

“多谢主公!”

褚燕站直身子行礼道。

“马屁精!”

许褚看着褚燕嘟囔着。

吕布没有管这两人,下了赤兔,牵着缰绳就走向那几间木屋。

随着吕布带着人走进,木屋里走出了七八名面色黝黑大概四十多岁的老兵,手里拿着兵器,列阵围在最大的那座木屋前。

吕布没有一点惊讶,卢植有名望,又带大军屡屡征战,身边有些老兵跟随也正常。

“并州吕布求见卢尚书。”

吕布似乎没有看见那些老兵的军阵,对着那木屋拱手说道。

“你们都退下。”

木屋里传来一个苍老而浑厚的声音,几名老兵听到那声音都收起兵器退到了一旁。

木屋的门被打开,一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者走了出来,身高有八尺二寸,背脊笔直,脸上已经有了皱纹但精神非常不错。

“不知吕将军为何来此?这里可是幽州上谷郡地界。”

卢植看着吕布身后的兵马,人数不多,就只有七八百,一半骑兵一半步兵,卢植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他也是军阵行家,一眼就看出了吕布兵马的精锐,仅仅只是站立,就能做到自成队列,纹丝不动,那是士卒竟然各成阵势,但这附近好的地势已经被他们彻底掌控,军容整齐更是卢植这辈子没见过的。

“来者是客,卢尚书不会是准备让我在这站着吧。”

吕布笑着看着卢植,既然是当世大儒,这礼仪自然是不会缺的。

“吕将军请!”

卢植让开身,请吕布进屋。

吕布笑着就进了那木屋,许褚和褚燕就跟在吕布身后。

“吕将军请用!”

吕布和吕布对坐下,有老仆送上酒水,卢植对吕布做了个请的姿势。

端起酒杯吕布看着那有些浑黄的酒液,一闻就知道这只是普通农家酿造的杂粮酒,度数低,味道差,技艺不精的甚至有些涩口。

“世人所说果然不假,卢尚书果然为官清廉!”

吕布一口喝干了那酒杯里的酒,卢植身为大儒自然不可能故意拿劣酒来搪塞他,这就是卢植有的最好的酒。都说卢植为人真正,为官清廉,堂堂尚书只有这等劣酒,足矣说明一切。

“让吕将军见笑了。”

卢植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见吕布喝干了酒,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吕布向后一伸手,许褚把腰间的酒壶递给了吕布。

“卢尚书也是好酒之人,不如尝尝我这自酿的酒。”

吕布笑着给卢植满上一杯,又给自己倒上一杯,把酒壶放在矮几上,这才说道。

“果然是好酒,吕家杜康仙酒果然名不虚传!”

卢植一闻味道就知道是好酒,他好酒,以前最多一顿能喝一石酒(汉代的低度发酵酒),酒算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杜康仙酒他也只在洛阳酒宴上见过,只是一饮他便迷上了这种辛辣香醇的美酒,但价格太过昂贵,不是他能消费的。

上一章  |  一戟平三国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一戟平三国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