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这里是封神,励精图治有什么用

第六十一章 我姬旦与你云中子不共戴天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2-07-18  作者:尽付东流
 
崇州城外。

夕阳西下。

惨烈的战场不经过几场暴雨,都难以冲刷干净鲜血和残躯。

姬昌看着眼前的身高数丈的彪形老汉,一时间竟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力量和苍老为何能结合的如此诡异?

不仅姬昌,西岐大军都被这位彪形老汉的震撼出场吓到了,竟然都忽略了老汉肩头的崇侯虎。

“咳咳。”

崇侯虎冷哼一声,一跃而下,扶着头盔,站在姬昌面前。

“姬昌见过北伯侯。”

姬昌脸上立刻挂满了笑容,抱拳弓腰行了一礼。

“昌来迟了,贤候莫怪。”

姬昌说完,看到北伯侯脸色不变,心里顿时一紧。

眼下这气氛,让他想到当时黄飞虎西岐宣旨的情形。

崇侯虎果然没有回礼,而是再次冷冷说了一句。

“西伯侯姬昌,你可知罪?”

姬昌还未发话,身边南宫适早已忿忿不平,武将的血性让他脱口而出:

“侯爷!我家主公不远数千里,横穿人间来崇州平叛,解崇州之危。”

“一片好心,侯爷不领也就罢了。为何对我家主公如此无礼!”

崇侯虎抬起头,冷冷看了他一眼。

南宫适心中顿时生出浓浓的危机,他下意识的跳马而逃,果然看到一个漆黑的拳头从空中呼啸而来,直接将马匹砸成了肉泥,砸进地面之下!

鲜血四溅数十丈,西岐军士全都被浇洒一身。

他们看到地面上那处大地龟裂蔓延数十丈的拳印,所有人心中生出一股寒意。

姬昌瞥了眼南宫适,见他还活着,不由转过身来,看着崇侯虎,淡淡说道:

“崇将军,你与吾同为四方伯侯之一,我有何罪需要你来质问?”

“即便是我西岐大军来晚一步,也只能怪路程遥远,大王也治不了本侯的罪。”

姬昌话音落下,只得到崇侯虎回应的一阵冷笑。

崇侯虎挥了挥手,早已围住西岐大军的崇州将士,同时举起了手中有崇氏族剑,寒意透彻崇山。

他盯着姬昌,开口说道:

“叛军攻打崇州城,被本侯死死拦在崇州城外数日。”

“昨日叛军自知攻不破崇州,官路走不通,于是从崇山穿过,径直南下,往朝歌去了。”

“此去,只此一路。”

“西伯侯,你敢说你没有遇到叛军?”

姬昌听完心头猛然一震,心里骤然生出一个极其荒谬的想法。

“不好!”

“拦截我们的叛军,不是为了拖延本侯北上,而是为了不让本侯发现他们南下的大军!”

崇侯虎淡淡道:

“看来,西伯侯已经认识到自己的罪过了。”

他跳上巫崇的肩头,看着西岐军士,高声开口说道:

“西伯侯姬昌奉旨北上平叛,中途遇到叛军,不知阻拦,反而加速北上,贻误军情,让中土百姓惨遭叛军蹂躏!”

“本侯今日当为大王分忧,将这西伯侯姬昌拿下,押解回朝歌,听候大王发落!”

“尔等从将军士,只是听候将令,并无罪过。”

“谁敢阻拦,杀无赦!”

崇侯虎话音落下,崇山之上只有山风呼啸而过。

南宫适、姬旦首先护在姬昌身前,怒目而视,嘶吼道:

“谁敢伤我主公(父王)!!”

西岐大军被崇侯虎一句话彻底激怒,他们心中不仅有怒火,更有颓废,疲惫,和绝望!

究竟怎么回事?

他们星夜赶程来北海平叛,途中连续遭遇多场伏击,都没有耽搁行程,只为赶来崇州。

为什么!

为什么迎接他们的不是崇州军的美酒和肉,而是他们的有崇氏战旗和战剑!

他们不甘心!

“吾西岐可杀不可辱!”

“主公,与他们一战!”

“谁敢伤我主公!”

崇侯虎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杀意,只是淡淡一笑。

这种场面,比凶兽屠城,差太远了。

他甚至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崇侯虎举起手中的有崇氏族剑,淡淡开口。

“既然如此,那就打一场吧。”

“看一看数千年后,禹王最倚重的三公之后稷的传人,能不能打过禹王的后代。”

崇侯虎声音落下,漫山遍野响起有崇氏的战鼓,厮杀之声响彻天际,让姬昌脸色变幻不定。

姬昌抬起头,问道:

“本侯能问一问,为什么吗?”

崇侯虎静静看了姬昌一眼,开口道:

“侯爷四公子曾说过,凤鸣西岐,西方出了贤人。”

姬昌眼神一变,看向姬旦。

姬旦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喃喃道:

“不,不可能。”

“我还没说呢……”

随即,姬旦死死看着崇侯虎,咬牙切齿问道:

“那仙人是你派人冒充的?”

崇侯虎皱了皱眉,道:“什么仙人,这是大王的原话。”

姬昌神色阴晴不定,然后长长叹息一声,道:

“昌输了。”

“输得心服口服。”

他的身影颓然苍老了好几年,矍铄的老人弯下了腰,他有气无力的抬起手,道:

“昌一人跟伱走,放我西岐十万将士一条活命。”

姬昌话音落下,南宫适、姬旦纷纷跪下抱住他的双腿,姬发也踉跄着从车里爬了出来高喊父王。

西岐大军更加义愤填膺,纷纷要为姬昌和崇州大军决一死战!

姬昌声音决然,老迈的声音传遍崇山:

“都回去。”

“忘了本侯方才那一卦了?”

“本侯只有囹圄之灾,并无性命之忧。”

“尔等信不过本侯的先天八卦吗?”

大军的激愤顿时平息下来。

西伯侯姬昌,自幼遇仙人,赐先天龟甲,感悟伏羲圣皇先天八卦,测阴阳,卜命运,无有不准。

南宫适看向西岐大军,表情颓然。

他们历经数千里奔波,又遭到多次袭营,精力已经到了极限。

即便此时满腔怒火,也打不过养足精神的崇州大军。

更何况。

他眼前还有一位可以陆地行舟的山岳巨汉,他极有可能是三山五岳走出的神秘炼气士。

有他在,姬昌和两位公子就算有七香车,也难以逃脱。

南宫适叹息一声。

现在看来。

他们从离开西岐那一刻,就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南宫适心灰意冷,知道此时必须冷静下来,他将手中长剑扔下,开口道:

“众将士听令,放下兵刃。”

“不许反抗……”

西岐将士自知别无选择,只得领命,崇州响起一片兵戈落地之声。

崇侯虎见状,淡淡开口道:

“西伯侯,跟我走吧。”

“大王说,西岐大军,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姬昌叹息一声,任由两名崇州士兵给他戴上了木枷,一步一步消失在西岐将士的视野里。

顿时哀声遍野。

姬旦见姬昌身影消失在崇州城门,眼中全是恨意,他攥紧了拳头,咬破手指,割袍断袖画下了一幅画像!

画像上是一个道人,他左手携定花篮,右手执着拂尘,头戴青纱一字巾,宽袍大袖,宛若云中而来。

姬旦画罢,狠狠道:

“胆敢算计与吾,害吾父身陷囹圄!”

“我姬旦与你不共戴天!”

南宫适凝眉看了眼画像上的道人,问道:

“四公子,此为何人,做了何事?”

姬旦咬牙切齿:

“他自称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言此次北海平叛,西岐将大获全胜。”

“他给了我一纸揭言,让我趁势传于天下,可助西岐大兴。”

南宫适眼神一震,想到崇侯虎的话,喃喃自语道:

“凤鸣西岐,西方出了贤人?”

姬旦点了点头,怀恨在心道:

“此揭言我从未对人说过,为何大王会知道!”

“这一切都是算计!”

南宫适怒不可遏,唤来军中画师,命令道:

“将此画传遍大军!”

“此人便是陷害主公的真凶!”

南宫适说罢,带着满腔愤怒,将痛哭流涕的姬发扶上七香车。

西岐大军黯然调转了方向,带着满满思乡之情,往西岐去了。

……

终南山玉柱洞。

云中子提着水火花篮,来到一处山涧之中。

山涧之内水声潺潺,隐约有雷鸣阵阵响起,风声猎猎作响;更有狐兔往来如梭,鹿鹤唳鸣前后,仙草灵芝无数。

在这般奇景之中,有一株翠绿的杏树和周围的一切灵根完全不同,它周身的灵气与此方天地间的一切大相径庭。

此树仿佛先天地而生,绿叶之下隐约可见红杏两枚。

一枚红杏上雷鸣跳跃,时而冲霄而起,雷霆充斥天地间。

一枚红杏仿佛吞吐着天地风气,疾风席卷四方。

云中子满意点了点头,道:

“等了三千年,两枚仙杏终于成熟了。”

“姬昌百子,还差一位。贫道与那西伯侯,当有一面之缘。”

“徒儿啊徒儿,这先天灵果,为师给你留着。”

上一章  |  这里是封神,励精图治有什么用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这里是封神,励精图治有什么用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