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偷偷养只小金乌

174 恶霸火桐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2-07-13  作者:
 
客厅中,杨青青一手释放着花叶,为火桐树保驾护航,一边听着杜愚讲述着一个多月以来的修行生活。

听着听着,杨青青不由得啧啧称奇:“有机会的话,我该去你的红竹庭院小住几日,享受一下那里的清净生活。”

“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杜愚连连摇头,“红竹庭院是蚩熊一族给我修...嗯。”

越说,杜愚的声音就越小。

那座庭院,还真就是蚩熊们赠给小焚阳的居所。

杜愚走后,那里恐怕也不会再有人入住了,御妖者们连进入竹木森都困难,谁有资格入住红竹庭院?

看着女人稍显玩味的眼神,杜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青师,蚩熊们还送了我一件礼物。”

杜愚起身走向门口,将书包和红竹叶斗笠拿了过来,给师父大人过目。

“你看。”杜愚将精美的竹叶斗笠递了过去,随后打开背包,将由红竹叶编织的大衣也拿了出来。

杨青青拾着斗笠,纤长玉指捻了捻火红色的竹叶,感觉很是新奇。

自认为见多识广的她,却从未有幸去过竹木森,更未亲手触碰过这独特竹叶。

这一切自然落入了杜愚的眼里,也看出了青师眼中的喜爱。

仅从青师家栽种那么多妖植就能看出来,她很喜欢花花草草。

杜愚想了想,开口道:“青师,我去一趟锦官城,回来也没给你带什么纪念品。”

“嗯?”杨青青心有所感,抬眼看向杜愚。

果不其然,杜愚将红竹叶大衣递了过来:“这顶斗笠和大衣,就送给你吧。”

“呵呵。”杨青青一声轻笑,并未接过红叶大衣,“这衣物是蚩熊一族送给你的,如此珍贵,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我还有呢。”杜愚拿出了红叶编织的短袖短裤,“这套我留着,大衣刚好孝敬您。”

孝敬?

26岁的杨青青,很少听到这样的词汇。

杨青青笑着瞪了杜愚一眼:“你的孝心我领了,衣服就算了吧。”

杜愚小声道:“我在那边静修的时候,只穿短袖短裤。大衣和斗笠我都没穿过,不脏的。”

杨青青:“”

杜愚趁热打铁:“你就收着吧,青师。”

人言红粉予佳人,宝剑赠壮士。

对杜愚而言,杨青青都把灵级妖植·火桐树送给自己了,他再怎么表达心意都不为过。

“好吧,那我就收了这顶斗笠。”杨青青没再推托,指尖转了转斗笠。

不由得,杜愚心中犯起了嘀咕。

只收帽子?

你还喜欢穿绿裙子,再戴上这红斗笠,那不妥妥红配绿了吗?

在杜愚的坚持下,杨青青还是将大衣收了。

她觉得珍贵,杜愚倒是觉得没什么。

真想要的话,下次去竹木森看红叶的时候,让蚩熊族长再给编织一套就好了。

士兵们不让人们破坏环境,他们还能管得了蚩熊?

“谢谢。”杨青青手中探出枝条,挑起了红叶大衣,仰头仔细的观赏着,越看就越是欣喜。

看来,即便青师的实力高强到这种地步,也难免女士的天性。

再加上她尤为喜爱花草妖植,杜愚的这一件礼物,可谓是送到她心里去了。

杜愚很有自信,这位导师,绝对不会给他延期毕业

“对了青师,我的两个队友怎么样了?”

“御妖士·巅峰。”杨青青操控着枝条,将大衣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她俩正在闭关修行,冲刺御妖师,也在为大考做准备。”

“大考?”杜愚想了想,“是妖灵学院的期末大考么?”

部分天资卓越的学员收到导师邀请、拜入师门后,一般就不会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类活动了,就比如说杜愚之前去过的月末排位赛。

但是每年两次的期末考核,所有学员都要参加,没有例外。

期末大考不仅仅是针对学员,更是考察各大名师的业务水平。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考核结果不甚理想的话,学院很可能会强行断绝师徒关系。

至于是让学员重返学校,还是另寻名师,那都是后话了。

学校的工作是把关,要对学员和教师负责。

“对。”杨青青轻轻颔首,“相信她们能突破成功。”

对于李梦楠和林诗唯,杨青青有很大的期许,但是对于眼前这位爱徒,杨青青在现阶段是没有什么要求了

因为杜愚在一个多月以前,就已经晋级御妖师了!

待12月末大考的时候,杜愚怕是都奔着御妖师·小成去了!

让杜愚去参加期末大考,那完全就是欺负人

杨青青继续道:“这次考核,纸鹤门徒另有考核通道。”

“什么?”

杨青青一声轻叹:“你们成长得太快,已经不能把你们和寻常御妖学员比较了,只能将纸鹤门徒团体单独拎出来,单独考核。”

杜愚:“这样啊。”

这下好了,没有新徒与旧徒之争了。

也不用去听那些阴阳怪气的嘲讽话语了。

杨青青:“对于你们纸鹤门徒的成长,大夏社会各界都非常关注。

你也要好好准备,别堕了你第一纸鹤门徒的名声。”

杜愚:“期末考试还是像往年那样,就像月末排位赛似的,打比赛呗?”

“不。”杨青青果断摇头,“你还没有意识到,纸鹤门徒给这个国度带来的巨大影响。

对你们的考核,自然是要考察综合素质,简单的擂台对垒是不足以考察全面的。”

杜愚心中好奇:“那采用什么形式?下战场?”

杨青青:“我不清楚,但妖灵书屋已经介入各大院校了。

也就是说,你们的考核不会是在校内小打小闹,甚至参加考核的学员,可能都不限于本校。

你要知道,自从纸鹤门徒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颠覆人们对御妖世界的认知。

所有人都关注着你们,都渴望看到纸鹤门徒的上限在哪里。”

好家伙

杜愚暗暗咋舌,听这意思,这次考核的阵仗不小啊?

杨青青嘴角微扬:“怎么样,终于有些压力了?”

“嗯!”杜愚点了点头,“明天我就下战场,苦修了太长时间了,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顺便赚点钱?”

杜愚:“”

这话让你说的,我就不能是奔着赚钱去的,顺便活动活动筋骨嘛

看着杜愚不敢说话的小模样,杨青青嘴角含笑:“你之前说,你的小颜和幽萤都已经是天级妖宠了。”

杜愚:“是的。”

“24周岁以下的御妖者,妖宠实力达到天级,就可以去书屋进行测评。

如果能在榜上有名,书屋会给予一定的奖励。

如果你的妖宠能一直保持住排名,每个季度都会有奖励发放,算是大夏给年轻御妖者的鼓励津贴。”

“哦?”

杨青青:“一般情况下,建议妖宠达到天级·巅峰水准再去测评,不过以你的异色妖宠,现在应该就能有不错的成绩。”

“那好啊,我明天就去试试去!青师和我讲讲,他们是怎么测评的?”

师徒二人彻夜长谈,也守护着火桐树晋级。

关于妖植的晋级,虽然不会被上苍针对,没有带来什么大灾大难,但是晋级的过程的确有些漫长。

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多钟,杜愚给青师做了顿早餐,吃过饭后,在杨青青的强制命令下,杜愚回屋睡觉去了。

这一睡,那真叫一个昏天暗地。

直至下午三点多钟,杜愚才悠悠转醒。

“嗯”杜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反应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哪。

原来我在自己家。

杜愚坐起身来,四处看了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嗯...我熊呢?

杜愚挠了挠头,小颜和幽萤都乖巧的待在穴位家园中,唯有巨阙穴内一片空空荡荡,小家伙不知道跑哪去了。

“太岁?”杜愚一边喊着,一边通过契约呼唤着。

踏上一双带有电闪猫Q版头像的拖鞋,刚走出去两步,杜愚不由得咧了咧嘴。

之前穿拖鞋的时候,杜愚就曾暗暗腹诽。

这风格的拖鞋,必然得是李梦楠买的,御姐范儿拉满的林诗唯,肯定不会买这种卡通拖鞋。

“太岁”走出了卧室,来到客厅,杜愚可是被惊着了!

“我就说你怎么满腔怒火呢,你这是跟树哥怼上了啊?”

杜愚看着眼前巨大的树墙,听着内部隐隐传来的声响,能想象出来,小太岁正在接受“爱的教育”。

青师应该已经离去了,否则的话,火桐树不能这么浪?

“开门。”杜愚拍了拍树墙,“开门呐!”

无尽的树枝树叶扩散开来,露出了其中的圆滚滚。

“嘤嘤!”小家伙手执红竹棍,正奋力的抽打树枝。

然而袭来的树枝实在太多,左边戳戳小太岁的屁股蛋,右边戳戳小太岁的小脑袋瓜。

戳得小太岁嘤嘤直叫。

戳得火桐树不亦乐乎。

杜愚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急忙迈步上前:“好了好了,别打了别打了。”

“嘤嘤”小太岁看到主人来了,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泪眼汪汪的。

它顿时丢掉了红竹棍,扭着小屁股就往杜愚这边跑。

然而才跑了三两步,就被一根树枝绊倒在地,毛茸茸的脑袋直接杵在了地上

不过地面上铺满了火桐树的叶片,倒也柔软,所以摔得并不疼。

“嘤”

听着小家伙的哭腔,杜愚急忙上前,一把将小太岁抱进怀里,口中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

“嘤”小太岁委屈的嘤咛着,毛茸茸的脸蛋埋进了杜愚的脖间,左右磨蹭着。

显然,它被火桐树蹂躏得不轻。

杜愚一边安抚着小家伙,这才抬眼看向火桐树:“你...嚯!”

恶霸树晋级成功了!

变得好大好大!

原本只有一根树干的它,此刻却拥有了四个树干,且每一个都像是主树干!

如青师所言,火桐树的确是受委屈了。

这座家宅的高度不过3米,火桐树的四个树干已经顶到天棚了。

以至于,这些树干不得不弯折生长,贴着棚顶一路延伸。

树干上无尽的枝条树叶,宛若绿色的瀑布,倾泻而下。

灵级·火桐树!

火桐树枝条又戳了戳小太岁的小屁屁。

“嘤!”有了主人在,小家伙显然硬气了不少,回头对着火桐树枝条大叫了一声。

却见火桐树叶一阵翻涌,露出了一枚红彤彤的果实。

“嘤?”小太岁眨着黑溜溜的小眼睛,一副想吃又不敢吃的模样。

“吃吧吃吧,这是咱俩应得的。”杜愚的话语中满是辛酸,伸手摘下了火桐果,直接塞进了小太岁的嘴里。

“嘤?”

------题外话------

上一章  |  偷偷养只小金乌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偷偷养只小金乌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