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蹈虚

第四十九章 剑炉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9-07-15  作者:白玉禅
 
贺兰明月在叶菩提的小院住下,每日里叶菩提要处理叶家和长老会的诸多事务,没有太多时间陪她,于是就为她找了一个向导——叶铮。

叶铮自从中原回来后,每日里在岛上读书习武,想要重点表现一番,也好让叶菩提回来能夸奖他。

可惜叶菩提回来之后几乎没有闲暇时间,一直在处理事务,和他连见面都很少,也就没有去考察的功课和武功,让他有一种无处炫耀的郁闷。

等到贺兰明月来到之后,叶菩提才终于想起叶铮,吩咐他带着贺兰明月在岛上游览一番。

原本心中碎碎念的叶铮得到姐姐的吩咐,立刻将之前的一丝怨气跑到爪哇国,兴高采烈的带着贺兰明月在岛上四处乱窜。

他是叶家大少爷,岛上人基本都认识他,由他做贺兰明月的向导,也不虞会出什么意外。

今日一大早贺兰明月和孙伯就在向导叶铮的带领下下山,不过三人并没有去往镇上,而是转向岛的东北方。

一条小道从山下蜿蜒向山后,叶铮走在最前方,边走边说道:“从这里绕过去就到我们碧落天的剑炉了。”

碧落天的铸剑术出众,贺兰明月也是早有耳闻,昨晚好奇问一句能不能来看看,叶铮立刻就答应下来。

碧落天有自己堵门的锻造技术,想要掌握就需要深入的学习了解,并非是看几眼就能学会,因此不虞会被人学去,不过一般人还是不让进来的。

叶菩提把青璃台前来交流的弟子扔到剑炉去打铁,美其名曰锻炼他们的耐力和毅力,但实际上只是让他们当免费的劳力,至于技术,有叶菩提的吩咐,那是一点别想学到。

叶铮边走边为两人介绍道:“我们碧落天有三大九小十二座剑炉,江山、春秋、赤阳三大剑炉理论上是十年开启一次,不过很多时候因为其他原因,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也未必能启用,至少我出生到现在,只有赤阳剑炉开过一次炉,而且还失败了,九小剑炉每年都开炉,成功率也比三大剑炉高许多,但铸造的剑品质也不如三大剑炉,明月姐姐你这柄锦瑟就是江山剑炉铸造的,江山剑炉百年开炉过七次,只锻造成功三柄剑,一柄是你的锦瑟,一柄是我姐的茱萸,还有一柄名叫白首,珍藏在藏剑阁,从未示人。”

贺兰明月摸摸自己新得的佩剑,笑道:“原来我和你姐的剑是一个剑炉出来的啊。”

顿了顿,叹道:“茱萸、锦瑟、白首?都挺好听的,谁起的名字?”

叶铮解释道:“这三柄剑,白首最早锻造出来,是我太爷爷亲手锻造的,起名白首,本是从给我太奶奶的礼物,可惜剑成之后我太奶奶已经过世,太爷爷就把这柄剑放进藏剑阁,再也没有拿出来过,之后则是姐姐你的锦瑟,成剑于三十年前,这是我大伯亲手锻造,名字也是他起的,本来是我大伯母的佩剑,后来送给我姐姐,茱萸剑则是锻造于十九年前,在我姐刚出生时,我大伯特意开了江山剑炉,专门为她打造这把茱萸剑作为佩剑,我姐三岁开始习剑,六岁佩戴茱萸剑,到如今茱萸剑从未离身,也不知道有多少恶人丧命在她剑下了。”

“这把锦瑟……”贺兰明月突然有点心跳加快的感觉:“是你大伯送给你大伯母的?”

叶铮的伯父伯母也就是叶菩提的父母。

叶铮点头:“我也好奇姐姐为什么把这柄剑给你,这柄剑本来是我大伯锻造后送给大伯母的,我大伯母的剑术也很厉害的,可惜姐姐出生后还不到一年就因为意外去世,后来大伯就把这柄剑送给姐姐,这些年一直放在她那里,从来也没有动过,虽说姐姐多得是宝剑,但这柄是她藏剑中比较特殊的几柄之一,会送人也太意外了。”

贺兰明月握着锦瑟的手微微用力,这礼物有些贵重啊。

她笑道:“我和你姐是好朋友,你姐有几个朋友?送一柄剑有什么好奇的?”

一旁的孙伯笑而不语,叶铮赞同的点头:“确实,我姐姐几乎没有什么好朋友,好不容易交到姐姐你这个朋友,大方一些也是正常,毕竟我大伯母给她留下十几柄剑呢。”

贺兰明月:“……”

十几柄,这是贩剑吗?

她问道:“十几柄都是你大伯亲造的?”

叶铮遥遥头:“那倒不是,我大伯那么忙,怎么可能天天在剑炉铸剑?我大伯这辈子铸造成功的名剑只有三柄,一柄是你的锦瑟,一柄是我姐的茱萸,还有就是湘君子师兄的佩剑秉烛游,不过秉烛游出自春秋剑炉,和你们这个不是一个剑炉。”

于是贺兰明月心情好起来,继而转移话题说道:“你的剑呢?你肯定也有佩剑吧?”

叶铮得意的点头:“那是自然,我们家几乎人人习剑,每个人都有佩剑,我的剑出自赤阳剑炉,是我爷爷锻造的,剑名封疆,不过我在岛上一般不佩剑的,只有及冠后,如果要出去游历,才能佩剑离开碧落天。”

贺兰明月歪歪脑袋,说道:“唔,我记得你姐姐说过她是十三岁就离家游历的,怎么到你这就成及冠了?”

叶铮一脸无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能和我姐比吗,她十三岁就天境二品,我今天十二岁,才刚摸到天境的门槛呢,我们家规矩是及冠才能去游历,不到及冠,除非能达到天境上三品的修为才能离开,我们家近三百年来也就我姐姐一个人打破这个规矩了。”

贺兰明月笑眯眯的说道:“你姐厉害!”

“那是。”叶铮满脸自豪:“我姐当然是厉害的,要不然家里人也不会都这么怕她,听她的话。”

“湘君子呢?话说他是什么历来,怎么会有这么个奇怪的名字?”贺兰明月一脸好的问到。

叶铮的脸色有些尴尬:“虽然我们家都把湘君子师兄当成亲人,但实际他不是我们叶家的人,并不适用这个规矩,师兄是我大伯收养的孤儿,当年我大伯去中原游历,遇到六岁的师兄流落在街头,看他资质绝顶,就把他带回碧落天,视若己出,师兄的名字是他自己说的,我大伯也没有给他改掉。”

两人一路闲谈,终于是绕过半座山,来到一处山坳处。

山坳连绵的铺开九座大殿,每一座都有高手把守,叶铮介绍道:“这就是九小剑炉了。”

贺兰明月举目望去,九座大殿的门牌上各自书写着“大霜剑炉”“归一剑炉”“小竹剑炉”等名字,其中有三座大殿的烟囱冒着烟,叶铮说道:“目前九座剑炉里,只有小竹、快雪、听风三座剑炉开炉铸剑,其余都是封炉的状态。”

顿了顿,他指着前方说道:“绕过这九座大殿就是另外的三大剑炉,如今三大剑炉都已经封炉,倒是看不成,不过年后,江山剑炉就要再开炉,到时候非常热闹呢,明月姐姐你要是有时间,等到过年就能看到了。”

说着领着贺兰明月来到一座剑炉见面,贺兰明月抬头看到那剑炉的牌匾上挂着“听风剑炉”四个大字。

守卫剑炉的两个护卫看到叶铮连忙行礼,叶铮点点头,和颜悦色的说道:“这两位是我姐的朋友,我姐让我带他们参观剑炉,打开门,我们进去看看。”

听闻是叶菩提的朋友,两个护卫不敢阻拦,立刻打开大门放贺兰明月进去。

贺兰明月一脸好奇:“咦,铸剑怎么还要关门。”

听闻她的问题,叶铮一脸坏笑:“以前是不关门的,不过如今不一样,前几日我们扔进去一批苦力,让他们做一些粗活重活,怕他们逃跑,所以才关上大门,还特意调了护卫过来,以前护卫们光守住那条路就行了。”

“额……”贺兰明月跟着尴尬的笑笑:“奴隶吗?南洋来的?”

中原很多年前已经废除奴隶制度,虽然仆从买卖很多时候和奴隶没有差距,但一听到叶铮的话,贺兰明月还是第一个就想到南洋的昆仑奴。

不仅中原有大量昆仑奴,就连草原甚至西域也有很多,因此贺兰明月才会下意识想到这里。

叶铮摇摇头:“不是,是新罗一个叫青璃台的门派弟子,他们脑子不太正常,所以我姐就把他们骗到这里打铁,美其名曰锻炼身体,说是要强化他们的耐力和毅力。”

“哈哈。”贺兰明月笑起来:“你姐这……真够坏的。”

叶铮撇撇嘴:“他们自找的,人的尊重是相互的,他们先不尊重我们的,我们自然也不会尊重他们,一个小虾米大的地方,却觉得自己特别厉害,放在中原,他们早都被驱逐出去了。”

说着又解释一遍青璃台对叶菩提说的要求。

三人这才走进大殿,这大殿极高极广,按照天地人的格局,分为三进,如民宅一般,同样有梁柱,不过建造的材料都用的是耐火砖而已。

叶铮解释道:“这里按照天地人的格局建造,共有三室,最外边的是材料室,堆放矿石、燃料,中间一间是火炉,最里面才是锻造炉。”

大殿内的温度很高,来来往往的人都是汗流浃背,不少人抱着矿石和木柴进进出出。

叶铮劝道:“明月姐姐,里面两间的温度很高,咱们就不进去了吧?而且里面的人……一般都是打着赤膊。”

他年纪还小,面皮薄,面对贺兰明月这样一个大美人,说起这些微微有些脸红。

贺兰明月点点头:“我也不会打铁,进去确实没什么看的,就在这外面转一圈就好。”

三人大致参观一下外室然后就离开,走出听风剑炉,贺兰明月问道:“这些青璃台弟子是来交流的,现在被你们抓到这里做苦力,怎么没怨言?我看他们一个个都在努力干活,感觉像是甘之若饴,你们给他们灌什么迷魂汤了?”

叶铮回答道:“他们刚知道要被送到剑炉的时候也是反对,一脸怨气,但是我姐很快就让族中一位闻道境的叔父过来给他们展示一下什么叫做高手风范,一剑就在海面辟出滔天大浪,立刻他们唬住,然后我这位叔父告诉他们,自己本来资质平平,一辈子无望天境,但后来在剑炉铸剑二十年,一点点打磨根基,才能有今日之修为,这里最是能锻炼一个人的基本功和心性,这是成为高手的必经之路,于是这些人就被忽悠傻了,一个个乐呵呵跑来干活,甚至听闻我们只让他们干两年,还老大不情愿,有人甚至要脱离青璃台,半辈子都留在这里铸剑,幻想着成为闻道境的高手,可惜我姐说不要垃圾。”

贺兰明月问道:“那这里真的能锻炼根基和心性吗?”

“能,也不能。”叶铮解释道:“我们碧落天有独门的锻造技艺,搭配着我们的心法,确实可以起到锻炼根基和心性的效果,甚至还能提高修为,锻造即修行,我那位叔父也确实是在剑炉苦修二十年才进阶闻道,不过他在的三大剑炉之中的春秋剑炉,三大剑炉的神妙根本不是这九小剑炉能比拟的,而这些青璃台的人,一没有我们碧落天的心法,二不懂我们的锻造技艺,三没有进三大剑炉,怎么修行?他们要是真的在这里留十年,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铁匠,但是什么江湖高手,那是想也不要想的。”

“呵呵。”贺兰明月也不记得自己今天是被第几次逗笑了,没想到叶菩提清清冷冷的表面之下还是一肚子坏水呢。

突然想到什么,问道:“那你姐有没有打过铁?”

她幻想一下叶菩提抡大锤的模样,顿时一身恶寒,觉得她那完美的仙女形象在自己面前崩塌了。

叶铮说道:“没有,我们家几千人,不是人人都会这门技艺,也要找有资质悟性的人学,虽然以我姐的聪明,肯定学得会,但她在剑道上的天赋更高,家里人怎么舍得让她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我姐的剑道是最狠辣的杀人剑道,我爹说过,单论杀人术,天下能我和我姐比肩的不超过三人,她这样的人,要是把心思放在铸剑术上,那就是暴殄天物。”

贺兰明月赞同的点头:“剑术……我师父也说过这种话。”

杀人,叶菩提是专业的。

上一章  |  蹈虚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蹈虚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