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医路坦途

第七十七章 原来是这样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0-01-14  作者:臧福生
 
急躁,急躁的人生,急躁的社会,好似什么都在讲速度。

可有些时候,速度不一定是好事情。比如肠道的复活,往往好些医生就耐不住这个煎熬,急匆匆的刀子一划拉,然后关腹缝合下台子了事。

至于患者以后的生活,对不起,我受不住这个煎熬,我担待不起这个风险。

其实医学,往往需要的不是你有多么顶尖的技术,多么高超的水平,能解决世界百年的医疗难题,人们真正需要的而是医生的一颗仁者之心。

等待,如同话剧等待戈多一样,时间走的格外的缓慢。

手术室内的气氛压抑到让人呼吸都出了问题。无人说话,大家的眼睛全部盯着张凡的双手!

一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薛飞紧张的都开始不停的咽口水!

咕噜咕噜的口水声音,都能让站在手术室中的人员听得清清楚楚。

他在为张凡担心!

“怎么,饿了吗?”张凡轻轻的睁开眼睛,微笑着对薛飞说道。

张凡闭着眼睛,双手捂着白色棒棒的时候,薛飞的心里焦急,嘴上上火。

一会上下牙把嘴唇咬的死死的,脑子里面全是想法,等会要是家属打张院,我一定要站在张院的身前。

一会又觉得这样不好,他眼睛咕噜噜的看着旁边的几个医护人员,心里想:要不要先让他们上?

当张凡睁开眼睛,还能调侃他的时候,薛飞一切的胡思乱想都烟消云散了。

这家伙就是个人精,都不用看张凡的脸色,光听张凡说话的语气,他就知道,手术没问题了。

“张院,活了吗?”麻醉师轻轻的问道。

“当然了,也没看看是谁在做手术,要是你们以前的那个什么院长。

估计这老头肠子都要短好多!”薛飞都无需张凡肯定,直接开始吹起了牛。

“呵呵,别胡说,肠道开始蠕动了!”

“活了!”

“活了!”

手术室内,特别是巡回和器械护士,竟然有种哽咽的感觉。

女性相对男人来说,好似容易更感性一点。压抑的空气,让她们体会清晰的体会到张凡的压力。

当听到肠道活了的话语,她们心中那块石头如同直接被敲碎了一样。

就算今天肠道失活无法复活了,对于她们来说影响微乎其微,但身临其境的她们真的身同感受的为张凡高兴,为患者高兴。

在手术台上,当患者被麻醉后,也有护士会讨论,“你看,你看,多白啊!”

“你看你看,人家的腹肌。”

有各种羡慕的,但绝对没有有坏心的,这个行业,有坏心的干不长,也干不下去。

“张院,要不我来?”薛飞觉得自己心态都快炸了,估计张凡比他更难受,所以想着替张凡做完后续的手术。

先不说系统的认可,如果是其他手术,比如阑尾之类的收尾张凡或许会让出去了。

但,疝气不行,肠道在这个地方走了羊道,一旦不小心,不用刀割,就一针一线的事情,就能给人家把精索给闭合了。

俗话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其实这句话说的不全面,只要细水长流保养的好,牛能一辈子保持生育状态,而耕地就不行了,过了更年期,就没这个受孕的机会了。

所以张凡不会把收尾的机会让给你薛飞的,何况薛飞还是个骨科医生出身。

“没事,后面的我来!”张凡瞅了瞅老头的精索对薛飞说了一句。

“呵呵,他都七老八十了……”

“人家就算一百岁,没要求你给人家,咱也不能不上心!”

张凡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呵呵……”薛飞还想说话,结果看了看张凡,赖皮子话直接咽了下去,不敢说了。

原本四十分钟就能搞定的手术愣是做了快两个小时。

下了手术,张凡对肝胆五科的主任说了一句:“患者肠道有点缺血的状态,下去以后多注意点。”

“嗯,好的,张院。”

说完,掌灸赶紧离开了附属医院,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直接就是是非之地。

张凡根本不愿意介入到他们内部的事务当中。肝胆五科的主任老李有点想法,但他的前面有个赵京津。

所以,他也没好意思开口,不过张凡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张凡,在这!”邵华开着车停在医院旁边,看到张凡出来后,摇着手臂喊张凡。

“呵呵,怎么样你的事情顺利吗。”因为有薛飞这个电灯泡,张凡邵华都很内敛。

“顺利,我竟然不知道你在农科院都认识人!”事情办的顺利,邵华也是一脸的喜气。

“农科院?”张凡楞了一下。薛飞立马说道:“今天哪个要割包皮的老头女儿不是说她有关系吗!”

说完,和邵华打了招呼,薛飞又悄悄的对张凡说道:“张院,要不您给报销了飞机票,我去做飞机算了。在这里怪别扭的。你们这是久旱遇甘露,我这……”

“去,去,去。”虽然张凡心里也想让薛飞一边去,但事情不是这么干的。

“上车!我来开吗?”张凡对邵华说道。

“好的,你要是不累你来开。”说完,邵华又对薛飞说道:“薛主任,您做前面把,你们两男人的还能聊聊天!”

“嗨,好的,好的!”薛飞嘴上不说啥,但心里对邵华已经翘起了大拇指,这个姑娘太会做人了。

大皮卡动力比张凡的酷路泽都感觉高了一个等级,走过市区后就进入了边疆人嘴里的环天山路!

笔直的天山路,车流稀少,车好路直,张凡开着开着就不由自主的把车速提了起来。

看着车速一点点的彪了起来,薛飞立马把身上的安全带再一次的摸了摸,然后抓着扶手,也不和张凡聊天了。

张凡没注意,可邵华看清楚了,然后立马对张凡说道:“开慢点,我的车牌可不是红牌子,我前几天带着叔叔阿姨和我爸我妈去吃饭,就停了一会,就让交警给贴了条子!”

“哦,呵呵,好!”张凡也意识到自己车速过快了。

“张院的车开的就是稳,都快上180了,还没见有一丝的抖动,老司机啊!”薛飞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故意气张凡。

一路疾驰,天山越来越近。看着天山的雪线,张凡想起以前在茶素的时候,有个牧民大爷给张凡说过的话。

“天山的雪线到半山腰的时候,就要准备宰冬节了,等雪线到了山脚的时候就是大雪封门的时候了。”

车到茶素,已经是傍晚了,张凡对薛飞说道:“一起吃个饭?”

薛飞头摇的如同陀螺一样,“不吃,不吃,我婆娘在家等我呢!”

张凡瞅着薛飞急吼吼的样子,嘴上没说,但脸上已经露出了笑意。

等薛飞走了后,邵华做到副驾驶上,捏着张凡的脸蛋说道:“你看看人家,多顾家多惦记老婆!”

“呵呵,你是没看到他被挠成喇叭花的时候。走了,回家了!带着老婆回家喽!”张凡笑嘻嘻的朝着家的方向驶去。

到了家,张凡一进门,就闻到了饭香味,自己的老爹和邵华的爸爸在聊天,老娘和邵华妈妈在厨房做菜。

当张凡一进门,邵华妈妈先从厨房出来了,“哎呦,可算是回来了。累不累啊,快洗把脸。”

张凡的妈妈也赶忙的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老爹虽然眼睛都不移的看着张凡,可嘴里却对邵华爸爸说:“你坐,你坐,你是他的长辈,哪有长辈站起来迎接晚辈的。咱继续聊,继续聊!”

一桌子菜,一家人吃的热火朝天的。吃着差不多的时候,张凡拿出了静姝买的礼物。

全家人都在夸静姝,也就自己的老娘嘴里嘀咕:“又乱花钱,学生家家的,还……”

“人自己拿的奖学金,一等奖,大几万呢,现在静姝都是小富豪!”张凡赶紧把自己老娘的说话给打断了。

“呵呵,说什么来着,我当初就说我老闺女厉害,你看看,还没毕业呢就开始有工资了!”老头倒是乐了。

这话一说,不光张凡老娘笑了,就连邵华父母都笑了。老头现在觉得自己在家里的权威越来越不行了,所以对于不在眼前的姑娘很是心疼。

有些事情,比如给静姝以后找工作提前做准备了,让魔都的熟人照顾静姝了,张凡都没说,这是一个当哥哥应该做的。

而且,张凡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说出来,只要做到就好。

吃完饭,邵华要去抢着洗锅,张凡老娘坚决不让,几个人纠缠了一会,张凡对邵华说道:“也不在一次两次的,你换件衣服陪我去趟外面。”

“快去,快去,你们还有重要的事情,家里的事情你们别操心了。”对于邵华,张凡老娘是真心的喜欢。

本分不说,还聪明,聪明不说还长的可人,可人不说还孝敬。

张凡不在茶素的这段时间,姑娘深怕老人担心孤单,天天带着他们在外面转,差不多把茶素出点名的饭食都吃过来了。

说实话,张凡老娘做梦都没想到自家的小石头能找到这么好的媳妇。将心比心,以心换心,所以张凡老娘对邵华也如亲生的一样。

家和才能万事兴,这么好的家庭氛围,张凡不冒头都辜负了这么好的一个家庭。

“去哪?”稍稍收拾了一下的邵华诧异的问张凡。

“去趟院长家里。”张凡点火开车。

“送东西?我也没见你拿什么东西啊。空手进门?”

“傻妞,带东西过去,老太太估计能扔出来,咱到地方就随便买点水果,不光不带东西,走的时候还要拿点东西,这样老太太才高兴呢。”

张凡笑眯眯的对邵华说道。他对老太太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

“合适吗?”

“听我的没错!”

车到小区,张凡就在小区门口买了点苹果和梨。南方水果买不成,用边疆人的话来说,香蕉就和萝卜一样,还不如萝卜有滋味呢。

敲开门一看,嘿,欧阳的老头系着围裙看样子不是在做饭就是在洗锅。

“哟,张凡邵华啊,快进快进,老欧,来客人了!”老太太估计天天在老头耳边念叨张凡,所以老头看到张凡后,非常的亲热。

“院长修改文件呢?”欧阳带着老花镜从书房出来了,张凡笑着对欧阳说道。

其实老太太在书房看连续剧呢,一听张凡来了,赶紧就带起老花镜。

“呵呵,你回来了啊。邵华也来了,快进,快进。你也是,没事的时候多来来家里,我给你们倒茶。”

欧阳说倒茶,可还没动作呢,老头已经开始招呼了,他知道他的老伴,家里的活从来也没指望她。

“怎么样,这次出去感觉怎么样。”欧阳看着张凡他们落座后,开口问道。

张凡一瞧,老太太的嘴角上翘,这就是高兴的表现啊,他也在寻思,老太太怎么心情这么好呢?

“挺好的,这次去算是见识了一下,华国顶级手术室,顶级医院和咱们的差距。”张凡喝着茶给欧阳说道。

“呵呵,有差距咱不怕!等周一了,还要等着让你主持开机仪式呢?”

“什么仪式?”张凡不解的问道。

“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老太太得意的挥了挥手,她还想给张凡一个惊喜。

然后紧接着又说道:“这次收住了一个特殊的病号,指名点姓的要让你做手术,来头不小,市里面的领导都专门用私人身份来看望过了。”

“什么病?”张凡不管什么人,他首先问的是疾病,这就是医生的特点。

“早期胰腺癌!”老太太说道。

“呃!是不是魔都人?叫……”

“对啊,怎么你知道?”

“我太知道了,欧院,我给您说啊……”这次轮到张凡如同文丑丑一样开始给欧阳说小话。

其实这也是一种亲近的表现,张凡从魔都回来,什么都不带就来欧阳家。

这个举动,直接让欧阳太有面子了。用她心里的话就是再说:“怎么样,怎么样,人家是不忘本的!”

而这种如同小儿一样的说话方式,其实也是让欧阳有种还能给张凡顶压力,还能给张凡遮一块天的感觉。

张凡不是为了以后让欧阳怎么样,他这是在报恩。

没有这个老太太,没有这个老太太的全力支持,就算张凡有系统,估计在医院里面绝对是被人嫉妒的不要不要。

可从老太太发现张凡后,首先就把地区飞刀给了张凡不说,还大力支持张凡。

可以说,这个老太太就如张凡的另一个系统一样。

邵华在一边听的咬牙切齿,原本这种场合,邵华从来都是不说话的,可听完张凡的话后,她说道:“太欺负人,哪有这样的,你别给他做手术。”

“呵呵!”张凡拍了拍邵华的手。

“原来是这么一会事啊!”老太太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

然后,也不说话,拿着水杯子揉啊揉的,她想了半天才才开口。

上一章  |  医路坦途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医路坦途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