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良跃农门

机关算尽太聪明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3-06-30  作者:浮波其上
 
人这一生总会面临很多的选择,这个世间也总会有各式各样的诱惑,在人前进的道路上示以人广阔的前程蓝图。能否抵抗住这些诱惑,保持住自己的本心,坚守自己的底线,便是最考验人的地方。

有些人坚持住了,即便是偏安一隅,却也心满意足,俯仰无愧天地。有些人没有坚持住,纵使身居高位,荣华富贵集一身,却也终究不过是被权力控制的傀儡,名副其实的蝇营狗苟之徒,在某一天,终将陨落。

人的聪明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让你乘风破浪,直挂云帆,扶摇直上九万里。用得不好,机关算计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从一开始,关止承就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个完整的规划。首先要取到秀才功名,就算是花费大价钱也在所不惜,因为他明白,没有功名在身,他便连出路都没有。钱和权,是他最热衷的东西。

其次,他要想办法娶到一个能帮助他的妻子,借助岳家的势力,在前程道路上跨得更远。

再次,混迹到了官场,他要想方设法地与上头的人搭上关系。

所有的人都可以说他是攀附权贵,见利忘义的小人,可那又如何?

毕竟除此之外,他寻不到别的捷径可走。他不想走过多的弯路。

埋头苦读便会出人头地?那是傻子才会有的想法。

谁叫他出生自一个贫穷的村落之户?即使是从小便聪颖慧黠,在这样的穷山沟里,他如何能有出头之日?

那么,他最该感谢的便是他的父兄绝色庄主腹黑娘子。

是的,他是感激自己的父兄的。从小见他聪慧,没有埋没他的才华,让他进入学塾念书。全家上下七个兄弟姐妹,就他一个人有这样的殊荣,也只在他身上花费了这样的多的金钱和期望。

他背负的,是全家人的期望。

所以即便是大哥为了他出外走镖。将生命悬在了裤腰带上,二哥为了他每日面朝黄土背朝天,披星戴月地伺候庄稼,四哥为了他不断地寻小活做。只为能给家里多创下些收入……他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等他飞黄腾达了,难道自己的兄弟姐妹还不能跟着他吃香喝辣的吗?

即便是最小的妹妹,让她去镇上做丫鬟。凭她的相貌想要迷惑住某个男主子那也不难,不也是给她找了条可以快速地吃香喝辣的机会吗?

他的如意算盘珠子拨得很响,可是他没有料到。他计划好的一切。会从大哥娶大嫂进门后,开始走向了偏差。

“爷,夜深了,您该安寝了。”一旁的仆从担忧地劝道:“太太这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好的,爷要是不保重好自己的身子,那太太就更六神无主了……”

挑灯熬夜查看书信的男人淡淡地应了一声,一旁的仆从无奈地守在一边。良久才听男人低声问道:“大夫怎么说?”

仆从忙道:“大夫说,太太在努力回想往日的事儿,不过到底是被压制着,暂时是想不起来的。太太要是不下力气去想,头便不会痛。老爷还要多劝着太太才是。”

男人略点了个头,想了想,提笔修书一封用火漆封好,交给仆从道:“替我寄出去。另外我明日拟个单子,送些药材什么的过去。”

仆从低头一看,他不识字,却也认得上面的人名,是自家爷的三哥,沈长玠。

仆从有些迟疑:“爷,三爷在幽州,这又并非逢年过节的,家信怕是送不进去……”

男人笑了两声道:“我知道,你只管寄出去便好,三哥收不到,那也无妨,总之我是写了信了。”与家中亲人的联系也是不能断的,母亲虽然冷淡,但好歹也没有压制他什么,他不在她面前碍眼,母亲也能念他两句好。

仆从疑惑,却也不敢多问,低头退了下去。

男人,便是沈四爷沈长玙,迁居湘州之后,觉得此地气候适宜,自己妻子也并无水土不服的症状,便在此处定居了下来。如今他已经是湘州最大的宝石商人。他最开始是吃自己家族的老本,独立出来之后,挖到的第一桶金便是做宝石原石生意。从此他便致力于发展宝石生意。他胆大、心细,信息面广,十赌九赢,渐渐的在当地一带有了个“赌石王”的称号。

沈四爷伸了伸懒腰,轻叹了一声,伸手揉了下额角,看着书桌上的信发神。

这些信……是后来自己妻子因失子后大恸失忆,他带着她举家搬迁几年后方才从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里发现的。同时发现的,还有盒子里一个做得精致的布偶小人儿,小人儿身上贴了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上面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银针。

初初看到时,他都吓了一大跳。

毫无疑问,这小人儿是自己的妻子扎的。上面很明白地写着一个男人的名字——关止承。

他知道这个男人,却并不了解这个男人。据说他是自己妻子的情人,是害死自己岳丈的凶手幕幕惊醒。然而关家一家人都对他深恶痛绝,作为他第一个肯真心相待于他的朋友,关文对关止承这个亲弟也是从不掩饰的失望和厌恶。

妻子刚嫁给他时,失父,心悲,每日以泪洗面,让他觉得怜惜。但那时候他仍旧流连于烟花场所,家中有个泪美人,出外才有解语花,是以对妻子并没有投入太多的关注。

后来妻子与他日益争吵,脾气火爆地简直不像初初看上去温婉的样子,让他觉得家无宁日,更因为妻子娘家的关系,妻子最终被母亲送往了圆光寺中。

他也只觉得,妻子该得到些教训,所以也没过问太多。

然而等妻子回来后,他却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开始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温婉,善良,小心翼翼像一只小兔子。柔顺地让他心生怜惜。可他心中仍旧有疑惑,隐隐约约也从安家昔日的奴仆口中听到了些风言风语,所以他对她的态度,是既接受她的示好。却又仍旧带有一定的怀疑。

得知她有孕的消息,他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

他年纪也不轻了,是该有个孩子了。

可是孩子却没了。

而就从那时候起,妻子性情大变。醒来后像是个初生的婴儿一般,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问,对她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也就是他,表现地无比亲近和依赖。

这是他二十来年中从未感受过的,被人需要的感觉。

他开始对她极好。他再也没有与别的女子有过过度的缠绵纠葛。虽然他仍旧出入烟花场所,却也只是为了生意,他甚至看到那些妩媚妖娆的女子时会不自主地想起自己的妻子,想象她在家中等待自己的模样。

更是为了让妻子好好养病,他放弃了在辉县的一切,带着妻子举家搬迁,不顾老父执意的挽留。十分任性地踏上了别的地方的土地。

即便是后来他从关文口中得知了自己妻子和关文亲弟曾经的那一段过往,他也释然了。

他从前这般荒唐过,真要说嫌弃,也该是妻子嫌弃自己吧?更何况在他看来,妻子也不过是个为了爱付出全部的信任,却被爱人背叛的可怜人罢了。

他更加疼惜他。

如果曾经父亲也这般疼惜自己的生身母亲,那该有多好?

沈四爷按住额头,将那一封封书信叠了起来,压得平平整整的,叠成了一摞。这是当初妻子还没嫁给自己之前,她与关止承的来往书信。即便是沈四爷也不得不承认,关止承字写得不错,字里行间的甜言蜜语更是让人读后觉得脸红心跳。妻子当年也不过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如何能抵抗得了男人这样的追求攻势?

只是正因为通篇都便是甜言蜜语哄的好话,反倒显得极不真实。

沈四爷将一摞信收到了小盒子里,又仔细看了看那盒子中的小娃娃,思量良久方冲着外边的人唤道:“取个火盆进来。”

仆人很快将火盆抬了进来,沈四爷踱步到了火盆面前,将盒子中的信一封一封地投掷了进去,瞧着一页页的纸化作灰烬,他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萱儿早就已经不记得从前的过往了,这些记忆,该封存的便封存吧。

信烧完了,沈四爷又看向那个小娃娃。

他并不知道关止承是生是死,但前年关家老爷子的丧礼,也未见关止承现身,而关家阖家上下从不谈关止承一句,想必关止承也是凶多吉少了群盗并起。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如今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即便是关止承出现在自己面前了,难道自己还怕他会将妻子从自己手中抢走吗?

那个小娃娃,想必便是自己妻子确定了是关止承害死了她爹后扎的吧。

仔细想想,妻子嫁给自己最初也是极为温顺懂事的,是到后来才开始喜怒无常,性情变得极为怪异。想必是从那时候,她确定了她的杀父仇人。

为了她的感情,而害了自己的生身父亲。她心中的苦与悔恨,该是比谁都多。

火盆中的火渐渐熄灭了下去,盆中只留下一堆灰烬。沈四爷扬声道:“把火盆端下去。”

屋子里收拾妥当后,沈四爷唤来管家道:“你明日下去安排一下,我和太太后日出发往凤凰城去散心。家中一切琐事,你留下来全权处置。”

管家有些意外,却还是恭敬答道:“是。”

这晚沈四爷做了个梦。梦里他见到了那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看不清相貌,但他很明白地知道,那便是他。

那男人站在与他相隔十步远的地方,中间弥漫着一层白雾,他无论如何都不能与他靠近。

“关止承!”他叫了他一声,他却没有任何反应。

良久,白雾开始消散,他却仍旧没有瞧见关止承的脸,这才发现他是背对着自己的。

从他胸腔中发出阵阵呜咽的声音。

第二日沈四爷醒来发了会儿呆,先告知了妻子他们将要出游这个消息,让她很是高兴了一番,安抚了她一阵。他方才让人去请解梦道人来,想让解梦道人与他详细说说他所做的梦的含义。

解梦道人思量许久,端详了他的额头和鼻头,再看了看他的眼睛。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做梦前晚,是否做了些有异于平常的行为或举动?”

沈四爷点头:“烧了些东西,与梦到的那人有关。”

“你与那人可熟识?”

沈四爷摇头。

解梦道人抚了抚髯须。点头道:“从你做梦的情况来看,你与他虽不熟识,但一定渊源颇深,或许你们都与某一个人有很密切的关系。所以梦境才会将你们联系到一起。我且问你,你只说你最后看到他面对你,听到他胸腔中发出呜咽声。那你可记得之后诸事?你如何醒来。你可还有记忆?”

沈四爷努力回想了下,摇头说:“我不记得了,我早上醒来便只记得这个梦,这个梦也只做到我听到他胸腔发出呜咽声为止。”

解梦道人低叹一声:“他不肯面对你,说明在你心中,他于你有愧。他发出呜咽声,说明你认定他该有痛悔之心。”

沈四爷呼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道:“道人所说,确实有几分道理。”

“这便都是最浅显的了。”解梦道人谦虚一笑,复又问道:“此人是死是活?”

沈四爷一怔,皱了皱眉道:“我也不知,我猜测他是已故之人,因为一直没有得到他任何消息。但也正因为没得到他任何消息,便是不可断言他便是个死人。”

解梦道人掐指默算了片刻方道:“按照沈四爷所说,他音讯全无,你又做了此等梦,想来……他该是个已死之人了。”

沈四爷微微吃惊:“道人何以断言?”

解梦道人捻须笑道:“你印堂并无发黑迹象,鼻头隐有细汗,却无伤大雅,面色红润,行坐如常,想来此等梦境对你而言并没有任何影响豪门世家之入局。你既然觉得他对你有愧,觉得他该有痛悔之心,这说明你与他之间有某种仇恨,而在梦中,你既然都与他无法接触,他也无法对你做出任何攻击性的行为,这说明他是伤不了你的。梦表现出某种预兆,他在呜咽,说明他的境况很不好。而你又说,他音讯全无,十有,他是已经死了。”

沈四爷低低出了口气:“或许吧……其实他活着或者死了,对我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解梦道人笑问:“那沈四爷为何又请我来给你解梦?”

“只是为了求一个安心罢了。”

沈四爷望向窗扉之外,淡淡地说道:“有些人即便是死了,却仍旧处在别人记忆当中,拔不开去。道人既然说他死了,那我便认定,他是死了吧。”

解梦道人点了点头,轻声道:“世间诸事,都不必过多细究。珍惜好当下生活才是常理。”

“道人此言有理。”

沈四爷此后让人给缝制了茶叶枕头,每日枕在茶叶枕头上,睡得无比安神,再也没有做过有关关止承的梦境。其妻失忆症也一直未曾治好,但其妻性格开朗,十分爱笑,两人如同神仙眷侣一般生活,羡煞旁人。

淳于看了密函,将密函丢掷在了火盆当中。

“沈四也算是个聪明人。”淳于恭敬地对座上身着明黄色衣裳的男子拱手道。

男子轻笑了一声,未曾出言,沾满墨汁的笔在书案上龙飞凤舞,良久后方才停笔,一幅冠云峰苍山雪海图赫然铺就在人眼前。

淳于忍不住赞叹:“陛下的画技越发精湛了,怕是那些国手也自愧不如啊。”

男子正是当今圣上,他哈哈一笑,伸手朝淳于点了点:“你也溜须拍马起来了。”

皇帝丢掉手中的笔,龙行虎步地踏入书案背后,在交椅上坐下,喝了口茶问道:“关止承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淳于点头拱手道:“启奏陛下,这几年都没有任何的风声,想来是已经平息了。”

皇帝瞧着正是盛年,说话声音中气十足,不怒自威:“平息便好,这江山。总不能让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秀才给玩弄在股掌之中。”

顿了顿,皇帝道:“当年他接触过的人,全都处置了,一个没落?”

淳于依旧点头。皇帝口中的“处置”。便是杀人灭口的意思。

“陛下,臣细查过,关止承离开家乡后,其亲人皆恨毒了他。后来他即便回乡,也被其长兄撵了出来。陛下可以放心。”

“我朝以孝治天下,孝悌仁义自然是放在首位的,朕也不是那等滥杀帝王。”顿了顿。皇帝意味深长地道:“况且那关、李两家,背后还牵扯了薛、苏等家,在朝为官的个个都是良臣。他们奉公守法。朕又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

淳于点头笑道:“陛下说的是。”

“你下去吧。”

皇帝挥了挥手,让淳于告退。

等人走后,皇帝方才扭转了砚台,按下了砚台下的机关,书案背后的博古架墙顿时有了异动。不多一会儿,一个人手臂长宽大小的方形凹空洞便显现了出来美女请留步。

皇帝走了过去,将里面用绸布包裹着的东西拿了出来。

若是老关头还在世。势必会瞪大了眼睛惊呼:“这不是我和老妻当年抢来的那三样始终研究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宝贝吗?”

皇帝不看那最小和处于中间大小的两样东西,独独拿出最大的那样东西,细端详了片刻,喃喃道:“这不是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销毁了,朕舍不得;留着,又怕会成为大患,若非朕警觉,说不得这大患已经酿成了……”

皇帝沉默地看了良久,终究做了决定。

趁着去泰山参禅祈福之际,皇帝暗中带了这三样东西,悄悄地砸碎,销毁,焚烧,然后将粉末包成一包,命人埋在了泰山脚下。

回京之后,有大臣进言,为当年靖国公一案,恳请皇帝宽宥靖国公亲眷,以示怀仁。毕竟靖国公之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朝议两日,皇帝方才同意。

皇帝的心腹大臣皱眉问道:“当年靖国公险些起兵造反,所依靠的便是一()行商卖给他的武器制作图谱,自以为拥有了攻城利器,最终还没来得及兴兵,便被陛下发觉,让人先擒了去。若非陛下敏锐,怕是国将不国,民将不民。靖国公罪恶滔天,陛下怎可这般轻易就释放了其亲眷?”

皇帝哈哈大笑两声:“靖国公已死,剩下的都是些老弱妇孺,既然有人进言要朕彰显仁慈,朕要是不肯适当赦免他们一二,想必也难堵天下悠悠之口。”

“可若是靖国公亲眷之中,还有人见过那些神兵利器的呢?”心腹大臣很是忧虑:“陛下见识过靖国公造出来的那些东西的威力,虽然后来那些武器都被陛下秘密纳入铁卫军中去了,可难保那图谱还有人持有,毕竟那给出这图的人,仍旧寻不到……”

当初靖国公锒铛入狱,眼见着自己的儿子一个接一个在自己面前倒下,逼不得已说出当初将利器图谱卖给他的是一个有些权势的行商。皇帝顺藤摸瓜,最终寻到的是关止承身上。

他竟然摸索出了如何开启那非本时代之物的方法,且还将其中收藏的攻城各式利器的图谱给拓了下来,因一时贪婪,将图谱卖给了一门有心结交权贵的商户。

他本待再将图谱卖出的,可过了两日,那商户竟然返回来,愿意出比之前多十倍的价钱买另外的。

关止承起了疑心,不肯相卖,那商户竟然又再继续抬价。

关止承便想着,商机怕是到了,更是不肯卖那图谱,而是每日将自己关在屋里,就连自己的亲爹和买来伺候自己的妾也不近身,研究从他爷爷那儿偷来的古怪玩意儿。

也幸好他这贪婪,没有让他酿成更大祸患。否则他可能会害得关家全家都死无葬身之地。

皇帝抚了抚额头,指着自己面前摊开的江山舆图,对心腹大臣说:“就算是有那图,没有能工巧匠,又如何能制造出那等精密的武器?靖国公从小就喜欢摆弄机括,是以能指导匠师做出那些武器。如今他不在了,即便是图纸重现,也成不了气候。”

“万里江山,作为一个皇帝,着眼的不该是那一些细枝末节。”

大臣恭敬应是。

皇帝道:“如今世家势力大不如前,前朝,后宫,各式力量抗衡,朕的天下和臣民还等着朕,给他们规划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呢。”

皇帝起了身,伸了伸懒腰:“往后回顾,要淡,重要的是当下,和未来。爱卿,随朕上御书房批折子吧。”

“是。”

燃文书库()

上一章  |  良跃农门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良跃农门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