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丁薇记事

第二百九十九章:当年真相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0-08-01  作者:荆棘之歌
 
白秀娟和丁海洋是一个单位的。

单位里头没秘密,这夫妻俩也存不住秘密,因此下了班匆匆往回家赶,白秀娟将厨房里收拾好的牛肉炖上,这边儿一个小锅就熬着自己的中药。

三碗水煎一碗水,一天三次,要大火煮开小火慢熬。

还有一包包的药茶,也是每天必须喝一包的,这些就是她随身放在保温杯里喝的。

其实邻居也不懂药,但是中药嘛,大凡就那几种,白秀娟天天皮肤有红似白的,看着也不像要调理身体的样儿。

中年阿姨最会联想,他们可是个个都不差。

李阿姨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小区院儿,就看白秀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道,她冷哼一声,将巨大的二八杠自行车细心锁好,这才也跟着上了楼。

刚进楼道就闻到了那股子特别霸道的中药味儿,她撇撇嘴,只恨周围没个八卦的群众,满肚子话没法说,只能又憋回去了。

这头儿白秀娟把丁海洋爱吃的菜准备好,给自己又炖了个黄豆猪蹄儿,高压锅发出可怕的嗤嗤的喷气声,伴随着这阵声音,丁海洋也进门了。

他们虽然是一个单位的,但并在一个地方上班,丁海洋在设备科,工资拿的要高一些,有时候转夜班会拿的更多。

设备科的人闲时也是真的闲,忙的时候也要不停的抢修。所以上班都是穿粗糙的连体工作服的,下班还得再换回来,因此就慢了些。

白秀娟一看他回来,这头赶紧问道:“海洋,你有没有听说单位的政策?”

丁海洋一头雾水:“什么政策?”

由此可见,夫妻俩在单位的人缘都不怎么样,以至于什么消息都比别人滞后许多。

这政策甚至不是今年才出的,而是出了有好些年了,可他们之前不关注,也没人跟他们聊这个。

五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骑车回来难免有一头汗,白秀娟连忙湿了毛巾递给丁海洋,让他擦擦脸。

这头又紧张的说道:“他们说,以后单位每个家庭只能招一个子弟员工。”

丁海洋漫不经心的说道:“一个就一个……”

他的神情不对了。

“真就一个呀!”

白秀娟叹口气:“可不是,就一个。而且好多年了,以后估计也不会变,毕竟咱单位都是一个孩子的。”

“那双胞胎咋办呢?”

丁海洋有点怀疑。

白秀娟已经打听清楚了:“确定是双胞胎的话,要拿他们的出生证明才可以。”

总之,后头再生的不可能。

丁海洋坐了下来。

“那要这么说的话,咱家也就一个名额。”

他目光灼热的看着白秀娟的肚子,仿佛里头如今有一个了,这会儿认真的说道:

“那过两年单位招工的时候,你想想办法,别让薇薇回来。”

就这么一个岗位,旱涝保收铁饭碗,工作还清闲,那肯定得留给儿子的。

虽说政策也不能保证不变,可他们也不能保证变啊!

但凡有一丝可能,就不能让儿子以后受委屈。

“那她能愿意吗?”

白秀娟也坐在那里,又狠狠喝了一口药茶。随即被那难以形容的口感给恶心的,皱了一张脸。

“单位招工这么大的事,但凡她回来,肯定能听到消息,到时候自己拿着证去报名了……咱们怎么办?”

一上大学,户口就被迁走了,这么一想,真是有点后悔。

可不上大学,那肯定又能知道这个消息……唉,怎么着都难。

“她敢。”

嘴上这么说,但丁海洋眉头紧皱,这会儿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这会儿努力琢磨着:

“她现在不是没生活费了吗?刚好假期打工,你跟她说平时没事就别回来了。”

“离得远了,就算她知道了到时候要招工的消息,咱们给错个十天八天的,她不就报不上了吗?”

“再说了,丫头骗子心野,在外面看了花花世界,也不一定非要这个岗位。”

白秀娟嗔怪的看他一眼:“看你说的,这单位多好呀!多少人拿着钱想进都进不来呢。她能不喜欢?”

“就算现在不喜欢,踏入社会了也喜欢,到时候万一再闹怎么办?不能给她这个机会。”

丁海洋蹙紧眉头。

“女孩子迟早要给别人家的,都不是咱家的人了。凭啥还要咱家一个名额?”

“她要真想要工作,咱们在单位里给她琢磨个对象,让对象家里安排。”

那对象必定是家境不能差了,不然怎么给得起他们想要的彩礼。

太有道理了!

白秀娟连连点头:“就是没工作,彩礼估计要不多……”

“嗯……”

丁海洋野琢磨起来,片刻后露出颇有些自得的神情,这会儿接着又嘱咐道:

“她在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你嘱咐嘱咐,让她在学校里好好学功课,不能太差。可别到时候拿不了毕业证,这学历就降一等。”

没工作又想要嫁进好家庭,光靠一张脸,总觉得有点虚,那不是还得有个学历吗?

“到时候出嫁咱们再要彩礼,少于十万咱不干。这钱就给咱儿子买房子,不然这老单位房都多少年了,可不能委屈了孩子。”

现如今,江州市内独生闺女出嫁,其实彩礼要的并不高,大多是一万两万,是个意思。

基本上父母还要贴补点儿,再给女儿压箱底儿的钱。

“那不行。”

白秀娟这会儿摸着肚子,眼里的柔情仿佛能温暖所有。

“十万块钱买个房子,剩下咱孩子上幼儿园上补习班,这万一还要出国呢!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咱到时候都快退休了,万一工资不够……”

丁海洋脸皮一紧,想起自己那个用着不怎么顺手的一千六的鱼竿。

这会儿闷声闷气的道:

“那到时候好好谈谈,要二十万,留个还价的余地。”

夫妻俩单方面做出种种慎慎重的决定,随即便仿佛卸下了心中所有包袱,唏哩呼噜开始吃中午饭了。

丁薇这头什么都不知道。

倘若她要知道这种想法,那真是大笑三声都不足以表达她的讽刺。

孩子还没影儿呢,考虑的倒是挺周全,女儿的彩礼都打算上了。

其实上辈子,之所以一直介绍给她的相亲对象,都好像没个平头正脸的,也正是因为彩礼要的高。

但丁薇不知道这事。

她只是觉得,随着年龄增长,来相亲的男方似乎对她都颇有挑剔,言语间很是看轻……

她自然也竖起一身尖锐的刺。

男方心想,你们家明摆着卖女儿,还在这摆什么谱?

丁薇则想,为什么处处优点都没有,还敢这么挑剔她?

就因为她在外头上班吗?

双方评价都相当无语。

好在如今丁薇虽然还不知道这些,但是早在想明白父母的真想法后,她早就决定了,到时候让谢秀儿装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就凭秀儿的演技,再添加个白莲花的特质也是可以的。

到时候一双小年轻靠真爱奋斗,喝西北风都不为过。

就这,二十万彩礼?

都喝西北风了,两万倒是能拼拼凑凑给得起。

不过这也只是个想法,对秀儿未免太不公平,所以丁薇只是想想而已。

她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

上辈子,因为在帝都工作太繁忙,有些事家里也确实瞒着,没让她知道。

比如白秀娟去单位闹事,以至于退休工资调档,比别人硬生生少了两级这事儿。

白秀娟对她的说法是:单位新上任的年轻老总看他们这群大龄妇女不顺眼,再加上有个不厚道的女人故意带他们打前锋,最后公司就记上他们的帐了。

初听这个理由时,丁薇还没正式进公司,对本地这种事业单位的弯弯绕绕并不清楚,就信以为真了。

她想着,在单位里不服管,被穿小鞋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找理由扣工资也不是没听说过的。

但恰恰忘了,事业单位跟私企是不一样的。

发福利贼爽快的单位,人家能为了不是自己的钱,故意搞这些事儿?

后来她工作那么忙,也根本没有时间细想这些……

其实不是的。

那会儿,白秀娟已经怀孕了。

恰好又赶上五年一次的单位招工。

之前丁薇大三那一次招工,她倒准备让丁薇回来的,毕竟那会儿还没想到生二胎的事情。可偏偏那年丁薇报考研究生,直接耽误了。

最后还没考上。

谁知再等就要五年后了。

好不容易熬到五年后,这时候白秀娟已经打算偷偷生二胎了。

肚子都大了。

正对孩子满怀憧憬呢,这头儿把女儿的名额报上去,务必叫她回来工作,顺带找个对象,到时候没结婚还能在家照顾弟弟。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式,她都已经准备好了。

却听单位招工时有了这么个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

毕竟自打有了怀孕打算后,她天天偷偷摸摸的,更是不爱跟别人提起这方面的消息。

反而越发滞后了。

这个消息传出来,女儿的名字已经报上去了,她直接就冲上去要个说法。

一家不能只给一个名额。

只给一个名额的话,她是可以把丁薇的名字撤下来,只要面试不去不就行了。

可问题是,这丫头片子的心野,就在外头工作不回来。

她这头都怀孕了,到时候谁来带孩子?

谁来照顾他们两口子?

在外面上班挣多少钱,他们到手的不就那么点吗?

在单位里,工资多少,什么时候到账,发什么福利奖金补贴,她们心知肚明。

多稳当啊!

再说了,也方便就近找个对象,他们提一提彩礼的事情。

她女儿长得好看,只要工作稳妥了,离得近,方便人家相看,二十万妥妥的没问题。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白秀娟一时冲动,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儿去找老总了。

这种行为放在私企上班的,众人可能不太理解,但是在事业单位吃闲差干了一辈子的阿姨们,那可是连厂长都能当面掰头的。

他们无所畏惧。

但白秀娟忘了。

自己怀孕本身就不符合规定,她其实也没瞒住,只不过大家不想追究罢了。

如今闹事找到面前来了,那不追究也得追究了!

更何况新任厂长才刚上,三把火还没来得及烧呢,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厂里的基层员工挠到脸上来,那可真是啊——

如果这都治不住的话,他这个厂长还有没有威信了?!

一通撕扯,白秀娟被这个话柄赶着回到家中,单位已经决定杀鸡儆猴直接开除了。

谁知回去之后,白秀娟又气又怕,肚子就有点不舒服,连夜又去了医院。

她肚子之所以瞒不住,就因为大了。

医院里照来照去,说能看出性别了,丁海洋塞个小红包,医生就说了,是个女孩。

这一下子,晴天霹雳!

简直比被开除还要惨,这要是个女孩,她铁定不能再生第三胎了呀。

毕竟白素娟就算被开除了,丁海洋还在上班呢。

单位一忍再忍,第三次可真忍不了了。

到时候夫妻俩都下岗,还怎么养儿子啊?

几乎是没怎么犹豫,夫妻俩对视一眼,立刻就决定把孩子打了。

给他们做手术的是朋友的一个亲戚,白秀娟只要一直叫着肚子疼,这边医生说个保不住了,就直接被送进手术室。

等到公司老总说要开除她的时候,这边儿就隐约传出来,那天老总挣扎的时候推到她……

她流产了。

甭管这怀孕是不是符合规定,但毕竟是一条人命的事儿,老总也捏着鼻子认了。

最后就没成开除,而是直接办退休,工资直接降档。

这事儿对于新上任的厂长来说是个污点。

大伙儿的职场生涯还要在他手里走一遭呢,他本人也相当有魄力,立刻大刀阔斧,又安排着福利房分配……

就更加没人提这事了。

时间久远,大家就算自家嘀咕,也不可能年年岁岁都这么说。

等到丁薇逢年过节回来时,那真是半点消息都听不到了。

也是从那之后,白秀娟和丁海洋找她要钱的姿态,变本加厉。

上一章  |  丁薇记事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丁薇记事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