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冠冕唐皇

0440 乱花渐欲迷人眼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0-06-10  作者:衣冠正伦
 
是夜,千骑将士们返回神都城,当返回驻营时,留营军士纷纷迎上,望见同袍们不乏戎衣溅血,眼神中多有好奇并羡慕。

非是穷凶极恶之人,当然不会以杀戮为乐。但千骑自号劲旅,将士也多以勇武自称,但成军以来,活动范围便只限于北衙几座小城之间,言则宿卫职重,实则形同禁闭,即便外遣,也仅仅只是作为仪仗拱从。

英雄无用武之地,豪杰无晋身之机,这自然让众千骑将士们心存苦闷,希望能有一个耀武扬威的表现机会。

这一次外使驱散白马寺僧徒,虽然实在不值得夸耀,但对于看厌几座北衙小城的千骑将士而言,也是一次难得的体验。

当然,也不排除这些千骑将士们一个个都是柠檬精,不愿意承认薛怀义有那么优秀,所以对于炫耀武力、敲打其人,自有一种宣泄恶意的快感与乐趣。

总之,李潼率众归营的时候,便很明显的感觉到营中诸将士对他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变得更加恭谨,且眉目之间有一股按捺不住的期待。

所谓民心军心,未必一定要礼贤下士、予求予取才能获得。能够让人对所从事的事业充满激情与信心,对提升自身当下的处境充满设想,这也是领导人物该要重点考虑的一个问题。

武家人执掌北衙军务多年,所进行的渗透与积累当然不是李潼短时间内能够取代的。

但李潼也具有武家人拍马难及的特质,敢于打破僵局、勇于改变现状,能够让千骑将士不再只是困守于枯燥的宿卫任务中,让他们获得更多展示自己勇武、获取上升空间的机会。

凡勇武自居者,功名爵禄,概弓刀戎马所出。相对于武氏诸王,李潼要更加进取、更加果敢,尽管所表现出来的还很少,但自有一种截然不同的鹰派气象。

归营之后,李潼便召来邓万岁并两名在营的参军,开始将今次外使的经过整理成奏报,准备呈送禁中。

在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李潼便又感觉到千骑人事构架实在太简陋了,负责阵前指挥的邓万岁户奴出身、不过浅识丁字,作战时虽然勇武豪迈,但等到战后总结,连言语组织能力都不够,还要靠李潼进行补充。

至于两名执笔的参军,或是精于庶务,但文墨非其所长,写出来的奏报枯燥寡味。李潼在看过之后,索性亲自提笔进行润色,说是润色,但几乎是推倒重来。

虽然事情是这么个事情,以禁军中的绝对精锐蹂躏了一群乌合之众,但是奏报当然不能这么写。

所谓五百弱旅轻奔阵前,白马寺山门坚厚、院池深阔,战前已有机密走泄,强集数千桀骜壮徒、毁路塞门、悍拒官军。官军临阵不怯,骁勇出击,如强矢击壤,弹指间即大破山门,携皇命之威,如雷霆入寺,一鼓悉定!

如果李潼不是还存一些节操,或许连因他所引起的道路拥堵、不得不涉野行军的情况都归咎于白马寺那些僧徒们,以妖法蛊惑百姓,阻挠官军前往驱逐。

当然硬要说的话,这跟节操与否关系也不大。毕竟他奶奶只是下令驱散白马寺僧徒,而不是要毁法灭佛,他真要将百姓也牵涉进来,事情就严重了。

一通奏报写完,时间又过去小半个时辰,李潼这才命人去叩玄武门,准备入宫复命。

同时心里暗暗决定,得找几个文势雄壮的大手子到千骑来担任笔杆子,他堂堂一个统军上将,打完仗还得伏案写文,实在有些不体面,而且文出于自己,也不好写的太夸张,显得没格调。

关于这一点,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直缘悭一面的陈子昂。到目前为止,讲到诗风、文风之勇健,当世还没有几个人能超过陈子昂。当然李潼不在此列,只是他个挂逼最近的重心并不在于文抄。

不过陈子昂目下还在守选,并不在神都城中,似乎是外出游历去了,这种富二代有钱又有闲,当然闲不住。

当李潼来到玄武门的时候,武攸宁并不在此,守门的将领当然不敢刁难,直接放行,甚至趁着引送之际凑到李潼耳边低声道:“殿下今日壮行,我等北衙军众也都心存敬服!”

李潼听到这话,不免又是一乐,看来自己这一次打击薛怀义的声势,还是颇得人心。从前夜开始,左羽林大将军麹崇裕便对他释放善意,到今天攻破白马寺,无论是千骑将士还是羽林军都有不同程度的表达。

这些转变虽然只是一言之惠,但也是一个好的开始。到了今天这一步,他与薛怀义之间已经和气无存,却没想到薛怀义还是以这种方式给他提供帮助,让他能够在北衙将士们心目中狂刷存在感。

行入玄武门后,他让宫官将奏报送入宫中,自己则在玄武城稍作等候。

但这一等便将近黎明,才终于等来禁中女官传信。来的是老熟人上官婉儿,但所传达的信息却让李潼暗皱眉头。

“圣皇陛下着妾转告殿下,辛苦了,且在营休整。”

上官婉儿清丽的脸庞上看不出心情如何,但语气却着重模仿圣皇陛下:“陛下有言,王勤于命、勇于行,这是好事。但人力终有长短,神佛毕竟可畏。白马寺僧众轻驱即可,纵有罪实,也不该由殿下用强屠之。”

上官婉儿不愧奉制年久,当刻意用圣皇语气传达口谕时,李潼甚至能想到他奶奶在作这番指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神情并心情。

所谓神佛可畏,无非一句虚辞。此世纵有神佛,但也高远飘渺,又怎么会对人间的这些杂情纠纷斤斤计较。真正可畏的,终究还是人心。

果然,接下来上官婉儿又低语一句,佐证了李潼的猜想:“宪台魏相公,入宫论事入夜……”

讲完这一句话后,上官婉儿便告辞离开。李潼将之送出堂外,目送上官婉儿倩影行远,心中别有一份烦躁。

他这一次出击白马寺,杀戮过甚,当然会让他奶奶有所不满。但祖孙情分已经不是短时,这一点心意相左并不是大问题,如果是在平稳世道,几句言语敲打,他再端正态度承认错误,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但听上官婉儿的意思,他还没有回宫,他奶奶已经将魏元忠召入宫内当面论事,毫无疑问,是希望魏元忠能够控制住宪台御史们的声音,不要让舆情借此事大肆发挥。

眼下朝中还有大案在推,皇嗣一系正面自保已经力疲,当然希望会有新的热点事件转移舆情、分担压力。恰好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白马寺被抄寺,无论薛怀义还是白马寺那些僧徒,毫无疑问都可以当作一个上好的引火对象。

如果舆情议论仅止于此,那也好办。既然李潼都已经做到这一步,武则天未必不可以彻底放弃薛怀义、放弃白马寺,从而让舆情失去攻击的目标。

但这又会引申出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这样的让步会不会直接影响到武则天崇佛的基调?一旦问题上升到这个高度,那么给时局带来的影响又绝不只局限于薛怀义一身的荣辱。

总之,大凡已经在时局中上升到一定高度的人,想要直接莽劲上头、一刀砍死,又哪会那么简单。哪怕仅仅只是一个草包,只要他所处的位置足够中心,那也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也正因为这一点,李潼并不太担心跟他奶奶出现意见相左的情况,现在的他于时局中也已经具有一定的不可取代性。

有什么小摩擦、小矛盾都很正常,就连武承嗣还不甘心只做傀儡,一门心思的想做太子。

李潼当然也不可能只是长久趴伏在他奶奶羽翼之下,自己翅膀硬了,当然要抖一抖,只要矛盾不会积累到太高的程度,他奶奶也很难下定决心彻底放弃他。

就算他们家还有一个他三叔李显作为备选,但眼下的武则天控制力已经或者说还未达到继续走马换将的程度。

不说另外几方态度如何,武则天眼下真敢流露出要把李显召回来的意图,就连李潼都得想办法弄死他三叔。大不了不过了,让你当猴耍!

历史上李显之所以能够平安回来,一方面在于河北契丹造反使得武家诸王无能本质毕露无遗,而皇嗣李旦一系也在常年的打压之下萎靡到了极点。

就这武则天还得一再试探大臣态度,狄仁杰等不独一次表态也可以接受李显,这才将李显秘密召回神都并见过大臣之后,这才对外宣布。

眼下的李显虽然在时局中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但只要还活着,对李潼他们而言就是一桩隐患。

他目前所需要考虑的困扰与压制并不只来自于他奶奶和武家人,还来自他四叔一系的唐家老臣。

如果没有李显的话,他混到如今这一步,甚至都不必过分考虑他奶奶的态度,直接跟武家凑一块先摁死他四叔,接下来局面顿时就明朗了。

可是现在因为有他三叔这个闲子的存在,在面对他四叔一系,他也难免束手束脚,甚至不敢像对武氏诸王那样玩狠的。

一旦撕破脸,他插队的法礼性就会骤然降低、几近于无。当然,随着他在时局中经营日深,他四叔一系也面对相同的问题,真把老子逼急了,老子只认我三叔!

尽管彼此都有忌惮,但皇嗣一系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手捧大义、倚老卖老啊。

想到这一点,李潼又不免有些头疼,担心那些老家伙们,抓住他与薛怀义的矛盾进行复杂化,把他也给拉上战车。

要没你们这群孤直老臣碍手碍脚,别说一个薛怀义,老子抓住机会都敢直接砍了武承嗣了!

上一章  |  冠冕唐皇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冠冕唐皇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