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冠冕唐皇

0268 薰莸不同器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0-03-15  作者:衣冠正伦
 
白天在杏园露面观戏半晌,傍晚时分,李潼又拒绝了武攸宜让他留宿杏园的邀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缘故,只是为了增加一下护卫的压力,他要留在杏园,两路护卫并作一路,分配起来也方便武攸宜调度。

这个家伙方便了,李潼就不舒服。而且他总感觉那个窦七突然做出这种举动,应该是为了掩饰某些行为,说不定变故就在顷刻之间,离开武攸宜身边也能更方便联络在外的部众。

樱桃园面积不小,足足驻守了千多名留守西京的甲士,甚至比武攸宜身边的护从还要多。当然这么多兵众也并非只是防守樱桃园,还要照顾到整个曲池坊,只是将樱桃园当作一个临时的营地,也算两得。

这么多兵众围驻,与外界交流起来难免有些不方便。不过这也难不住李潼,早年身在禁中仁智院,那么困难的环境,他都能与北衙郭达勾搭成奸,无非多费一些手脚而已。

回到樱桃园后,李潼第一时间唤来田少安,得知还没有新的讯息传来,心里也并不急躁,用过晚餐之后便独在一处静室翻看一下那些才士们新编的曲辞打发一下时间。

“困了就先去睡。”

看着坐在席中以手托腮并不断暗打哈欠的唐灵舒,李潼放下书卷对她笑语道。

“我不困、不睡,就在这里伴着大王。”

唐灵舒揉着眉心强打起精神来,昨夜刺杀实在给她心里造成太大阴影,白天还好,到了夜里片刻不见大王就觉心慌难定。

见这小娘子如此,李潼也不再多劝。这小娘子既然选择跟随自己,往后生涯怕与平淡安稳无缘。相对于日后将要面对的凶险,昨夜刺杀实在是不值一提,早点习惯也好。

时间悄然流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夜中,厅外响起脚步声,杨思勖上前开门,然后便露出了田少安一张脸庞:“大王,有消息传……”

“噤声。”

李潼先举手示意安静,让几人暂候,自己则轻轻抱起已经伏在席案入睡的唐灵舒,将这小娘子摆入内室,见其惊醒,又细语安慰几句,然后才转身走回外厅。

“西坊徒众已经分散布出,并扩出几家城中宅业……”

田少安坐在席中,快速将外界传入的消息向大王汇报:“这几家邸仓都有不寻常的调动,特别北城窦氏,频频集运……”

李潼早知窦家要向武攸宜私捐麻货,这些举动倒也不足说明其家有什么阴谋酝酿,稍作沉吟后又问道:“他们这几家族人,有什么异常举动没有?”

“社中用力多褐麻,想要靠近那些豪贵人家还是有些艰难。但几家不乏家丁在社,只是要更加小心的联络……”

田少安仔细解释了一下。

“谨慎无大错,监望这几家也不是求什么急功,耳目布设从容一些,小心别露出痕迹。”

李潼闻言后点点头,他也明白这不是什么推诿之词,这些关陇勋贵们多在关中经营百数年久,凭故衣社那些走卒们,实在很难在短时间内接触到什么最核心的机密。

眼下布置耳目,也不是为了即刻就下手。他爷爷李治收拾长孙无忌,都布局十年之久。想要动摇这些关陇大族的根基谈何容易,眼下的布置还是因为有他奶奶这个超级打手存在,跟在后边能捡些边角料,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不过倒也并不是全无所得,几家之中窦家最势大,大王也着重吩咐。今日已经在窦家几处房支联络到几名故义士,各有所告。”

田少安又继续说道:“其中一个故义士报了一桩高门恶行,亲仁坊一处窦氏族业里,有一名孩童被殴打近死。据说是这家主人外宅私养的庶种被召回宅门,却惹怒了主母,令人杖杀于庭。”

说话间,田少安又叹息道:“那么大的庭门,两尺小童都容不下,殴打之后还要埋在宅外荒冢,骨肉都不肯善待……”

李潼听到这话,心中微微一动,又追问一句:“具体是窦氏哪一支?”

待到田少安回答完,李潼抬手对杨思勖说道:“去将莫大娘请来此处。”

杨思勖领命而出,不久之后,一脸疲态却没有多少睡意的莫大家随在其后匆匆行入,见礼之后语调有些沙哑的问道:“深夜召唤,不知大王何问?”

“我记得莫大娘提起那刺客玉珠有一个私养的孩儿,年数多少?”

听到少王这么问,莫大家脸上微露不忍与忐忑,但还是低声回答道:“那小童今年虚龄五岁,虽是玉珠所出,但因堂上大妇太恶,根本不敢养在身侧,寄养在坊里老伎处,只是让人旬月寄送些财货使用。那娃娃乖巧,并不知他阿母何人。大王、大王问这些……”

“大娘请放心,那娼女欲害我,但也身死了数,我不至于穷追残杀一个小娃娃。”

李潼自知莫大家心忧何事,笑语一声,然后又问向田少安:“那小童还活着?”

“仆只在园里收讯,具体实在不知。报事者只是说小童受伤极重,被拖出宅外掩埋,受事者实在不忍,用麻包取代,私藏了小童,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就不知了。”

听到田少安的回答,李潼略作沉吟后又说道:“明早传讯,如果还活着,舍些钱财救他一命。若能不死,择一良家寒户收养,前事了断,余生新活吧。”

莫大家听到这番话,有些不明所以,忍不住又开口道:“敢问大王,那个小娃娃究竟遭了……”

“呵,说起来也只是人道惨事。我本来还好奇,何计穷使,能让那娼女不顾自身来杀我,原来如此啊。”

李潼心情有些复杂,叹息一声将事情稍作讲述。他虽然所知片面,可不难将事情逻辑脑补出来。娼女搏命想为自己的孩子谋求一个好的未来,但哪怕身死也不能换来世道的一丝善念,反而差点害死了孩子。

生人百态,秉性不同,有人为了权势、骨肉目若仇寇,恨不能吮血啖肉,有人为了儿女算计,轻抛自己的性命。品格的高低,从来不是出身贵贱能够论定的。

他挺佩服那个娼女,但就算事情重来一次,肯定也不会留其性命。所谓宽容,只是人在处境从容时的奢侈情感。如果那小童足够命硬,李潼倒也乐见其能安度余生。

“这个玉珠,真是蠢、真是蠢啊……薰莸不同器,她一个贱娼生出的孩儿,怎么能为高门所容!”

莫大家听完后,眼眶顿时变得通红,咬牙切齿,不知是骂那娼女天真还是暗恨高门无情。

她自席中翻身而起,跪在地上叩首道:“大王仁义,肯留那罪种一命。贱妾斗胆再请,若那小儿能不死,能否让贱妾收养?请大王放心,妾一定不会让他再沾前尘,新生余后!”

李潼听到这话后不免愣了一愣,然后又听莫大家继续泣诉道:“旧有相好远去伐辽,自此再无生见。此生潦草不知为何而活,请养一个孤儿盼能为苦命人嗣后,不至于游魂无食……”

“莫大娘真是一位义气之人。”

李潼自知这位莫大家为故衣社众豪捐重金,心里对其自存一份敬重,不因身份看低,听完后稍作感慨,然后又吩咐田少安:“明早吩咐园仆引莫大娘出园去见那小童。”

“多谢大王、多谢……”

莫大家听到这话,又是连连叩谢。

李潼自觉受之有愧,避席而起并将莫大家送出。

他目送莫大家身影没入夜幕中,又在廊下浅立片刻,视线一转望向西面,顿时皱起眉头:“通济坊也有人家戏乐?怎么火光那么旺盛?”

“建安王邸仓设在通济坊!”

田少安听到这话后,下意识回答道。

李潼听到这话,眸光顿时一闪,忙不迭转身冲向阁楼高处,再向西望去,只见西面坊中火光更加耀眼,而后便忍不住眉开眼笑,击掌大声道:“示警、示警!”

说话间,他快步冲下阁楼,返回楼下穿上一身皮革的软甲,并快速的对田少安耳语一番,让他趁着园中示警骚乱之际,赶紧派出园中备好的走卒传递消息。

“大王还要出去?”

原本已经在内室睡下的唐灵舒这会儿已经起身,且换了一身骑装,手提一柄短剑并说道:“我要跟着大王!”

李潼抬手宠溺的拍拍她额头:“那就跟紧了,咱们去看某人此夜遭殃!”

说话间,他帮唐灵舒将皮索软甲系好,而此时整个樱桃园都响起了急促的示警鼓声,徒众都被惊动,内外一片亮堂,更有众多身影往来奔走。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出樱桃园,只是站在门前等待王府仗身们集结于此,同时下令道:“传告园中居客安在宅中,敢四出游走者即刻抓捕!园外甲众全都召入园中,鼓停不入,以罪论处!灯火烧得再旺一些,投蜡添油,越旺越好!”

这会儿,西坊火光已经冲天而起,任谁都不会再错认为是厅堂宴乐的灯火。李潼看着那越烧越旺的火光,口中喃喃笑语:“真是吓死人了!”

上一章  |  冠冕唐皇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冠冕唐皇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