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冠冕唐皇

0236 蜀商杨丽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20-02-29  作者:衣冠正伦
 
离开南曲莫大家的坊居之后,杨丽便往坊东曲里行去,为了就近操作平康坊事务,她干脆就在坊里购买了一处闲宅暂时居住。

如今朝廷中枢设在神都洛阳,许多高官也都在洛阳安家,但也不是家家都能从容足用,为了充实宦囊便将西京旧宅典卖。毕竟城外园业还有生产之惠,城中宅邸只是一个起居场所,人走屋闲,所以西京坊间空宅不少,买卖从容。

但真正出手豪阔到如杨丽这般仅仅只是为了短居便利,便在西京闹坊购置一处宅邸的人,也实在罕见。

这座宅邸占地二十多亩,在神都城里已经可称大宅,但在西京城中也只是寻常。不过因为地处平康坊,所以也是价值不菲。

“四娘子回来了?事情还算顺利?有没有见到那位大王?”

杨丽步入宅中,自有婢女迎走上前,满脸好奇的询问道。

杨丽抬手掐一把小婢女粉嫩脸庞:“不只见到了,还向大王夸称我家有美婢傒女阿归思爱如狂,恨不能脱得光溜溜入奉席上!”

“婢子才没有!分明是娘子……”

婢女闻言,嫩脸大羞,捂着脸忿忿道:“如果不是娘子昼夜不断、入梦都要呼喊,婢子哪知世道还有人叫作河东王?娘子为了邀好,西京两座邸库都要用尽,才是那个要脱得……”

“恶婢还敢顶嘴!你见西京高门哪家奴婢这么放肆?明天就入市卖了你!”

杨丽抬手捂住婢女肆言无忌的嘴巴,俏脸也有几分羞红,抓住婢女鬟晃荡着:“赶紧给我取衫裙来,穿着紧身胡服,勒得喘不过气!”

“还不是娘子任性,明明在家说好出门先寻二郎君,却留在西京卖好旁人。若是早寻回二郎君,哪用娘子再行走劳累!”

小婢女本就是傒奴,因得主人喜爱也少管教,还不免得意晃动着自己纤瘦身躯:“婢子又不肥胖,穿什么也是无碍。”

杨丽闻言后冷笑一声:“我去寻他?真要被我见到,敲断他手足是真!只道落第游玩,几年不见踪影,丝毫家事不念,还敢传信家门讨要财货!”

说话间,她抬手按在婢女平平胸间,嘴角一撇:“阿归、阿归,你以后只名阿姜吧,还是风干的。”

“这怎么可以!我阿耶才唤阿姜。”

婢女嬉笑着捂胸推开,自入内室取出衫裙。

不多时,杨丽除袍换裙,整个人更显娇艳,坐在堂中端茶慢饮,指着婢女问道:“阿姜阿姜,你阿耶老姜回来没有?”

婢女被主人改了名字,脸上写满不高兴,只是嘟囔道:“哪有那么快!几十车的财货要倒运!这些西京女子也真贵重,只是使用一次,就要花费那么多钱财。娘子不惜物,也该惜力啊。”

主婢二人还在闲话,门仆走告言是有访客至此,杨丽起身至廊下迎接宾客。

客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见到杨丽在廊下等待,疾行两步上前拱手道:“四娘子好啊。”

“刚与家人说起要往府上拜望,不意世兄已经先来,真是失礼。”

杨丽虽是女子待客,但却并无拘泥,抬手请客人登堂,各自落座后便笑道:“世兄今日从游名王,想是倍受青睐,让人称羡。”

“还是比不得四娘子手笔豪迈,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

年轻人名皇甫端,正是今日追从少王入城的勋贵子弟之一,若非其人传讯,杨丽纵有巨货备用,也不可能如此清楚掌握少王行程。

“一点拙计见笑,幸在没有弄巧成拙。只是听说大王与留守似有和解,如此局面不知西京人众满意与否?”

杨丽闻言后举手自谦,她对那莫大家虽然言不尽实,但讲出来的却没有多少隐瞒。

其家确是蜀中商户,并不是两京之间的显贵门庭。但能够在这么短时间里筹措使用这么大数量的财货,自然也不是寻常商贾。

其家居蜀中成都,商途往来下及南诏诸蛮,上达关内诸州,西京长安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经营地,且与关陇诸勋贵门庭都不乏生意上的往来。

但就算是家境豪富,毕竟也只是在野的商贾,并没有什么官场上的声势。杨丽今次北上西京,也是因为家业经营遇到了困境,被乡人借官势打压,不得已而北上寻找援助。

可是区区一介商贾,而且还是一个女子,哪怕厚礼敬拜勋贵门庭,受到的冷落与轻视可想而知。真正愿意帮忙的没有几个,漫言其他的却是不少。

这一次她狠用重货,遍邀平康诸伎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欢迎少王,原因也有很多。

其中一个原因未尝不是凭着抬高少王声誉稍挫西京留守武攸宜的气焰,这种层次的勾心斗角,自然不是她一介商贾之女能够轻涉的,其中比较重要的用意就是投那些关陇勋贵心意所好。

她当然也明白得罪武攸宜风险很大,但且不说对方身具高位、未必会在意她区区一个商贾的小动作,而且她家乡仇门户身后还隐隐站着神都武家人的影子,更关键的是她家商事与一众关陇勋贵门庭联系比较密切,很难改换门庭。

对那些关陇勋贵而言,与她家的商事往来仅仅只是一桩闲财进项,可是对她家而言,博取这些人家的更大支持,则是熬过难关的重要助力。

选择这么做,杨丽内心里未尝没有直接攀交河东王的念想,但自忖这种可能很微小。那位大王出身高贵,才情卓然,怎么会留心在意远在蜀中的一户商贾人家?

听到杨丽这么问,皇甫端苦笑摇头:“不瞒四娘子,家父逝于宦途后,门庭冷落日久。故识人家,多不走动,如果不是近日四娘子多作相助,今次骥从名王都恐不能。不能言有助事,实在惭愧。”

“世兄不必因此怀疚,助事与否,不损两家旧义。故府君不因家父乡野寒陋折节下交,即便先人俱都魂远,后人也要珍惜这一份故情。世兄你名门高质,所困不过眼前一时,但作阔行进取,显途只在足下。”

虽然皇甫端这里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讯息,杨丽还是善解人意的稍作安慰。

她家如今也是艰难,父亲横死安南,户中没有成丁。上一辈虽有孔怀几人,但多不能守家举业,反倒对家财分割念念不忘,以至于乡人欺其家门无人,勤作压迫。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北进求援,在权在势者漠不关心,能够互通讯息的,如眼前这个皇甫端又帮不上什么忙。

但就算是这样,她也不敢小觑对方。势力虽然不再,但人脉还有,哪年再获赏识,显达可期。即便无助眼前,只当为日后积攒福报了。

“是了,世兄从游大王竟日,可见什么立业转机?我听说,河东大王与留守商约雅事,这当中可有什么庶力进用的余地?”

皇甫端闻言后摇头叹息,并说道:“虽然从游短日,但所见让人失望,只能说名王美称、誉过于实。嗣雍王放诞享乐,且贪好物利,邀集名门诸家,不论世道疾弊,反而阔论商事贱业。我、我不是意指四娘子,你家蜀中乡宅,田事所出不足养,难免要贩货兴业,世道逼害,也是没有办法……”

杨丽听到这话,眸光微微闪烁,脸上仍是笑容堆砌:“故义情长,世兄不必辩言。但世兄既然有意整顿家业,从游贵子,借势补缺也是权宜智计,若是欠缺钱本,我这里倒是可以……”

“不必、不必!家道中落,本来已经多受冷眼,我若再弄贱业,则更污父祖清白!”

听到皇甫端这么说,旁侧小婢女便张嘴欲言,却被杨丽横眼制止,只是笑道:“世兄能守淳朴,实在让人佩服。”

皇甫端闻言后也颇有几分自矜,又作叹息道:“只是不辱先人罢了,无补人事。”

讲到这里,他又作欲言又止状,有些羞涩的说道:“今日来见四娘子,是为辞行。嗣雍王贪享货利,河东王迷于风月,广汉王离群情冷,都不是能够让人心折的宗枝表率。我欲东进神都另觅出路,离别在即,难免伤情,请问四娘子肯否随往神都、也能关照彼此……”

“世兄情挚相邀,实在是让我感激,只是家业困我,不能从容,只能憾辞邀请。世兄何日离京,还请使人走告,届时另具行资,虽不表意,也在情中。”

说话间,她手在裙后给婢女打了一个手势,婢女见状便忙不迭拍手道:“娘子、娘子,险些忘了,后舍还有急务待你!”

皇甫端见状,眉头顿时一皱:“四娘子诸般事好,唯门仪稍欠修整。如此恶婢,何必再恩留身畔!”

“让世兄见笑!”

杨丽从席中站起来,歉言几声送客,待到送离皇甫端,返回厅堂后她已经是咬牙切齿、两手握拳,望着婢女恶声道:“当时怎么不递刀来,让我活劈了这蠢物!”

“娘子真的敢?可以让我阿耶今夜入坊传户,他活不到明天!”

婢女阿归也是一脸忿忿之态。

杨丽闻言后,脸色转为讪讪,指着皇甫端刚才坐过的席具:“给我将这些张设烧了,灰扬庭外,多看一眼都生厌!”

“那还送不送他行资?”婢女又问道。

“送罢、送罢,无谓一时伤情结怨,让他人后谤我。本就高庭难入,若再让他言我蜀人悭吝,更伤人事。”

杨丽一脸不耐烦的摆手说道。

上一章  |  冠冕唐皇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冠冕唐皇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