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剑来

第二百二十八章 初一十五,随我除魔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2-10  作者:烽火戏诸侯
陈平安手持槐木剑,对着石碑上的白衣女子一剑劈下。

不讲剑法招式,木剑上边,也没有足够震慑阴物的浓郁灵光。

青丝覆面的白衣女子扯了扯嘴角,虽然心存轻视,但是既然那少年能够成功镇压两尊神像,她也不愿意太过托大,陪他玩玩也好,反正城隍阁此处,守住是最好,丢了也无妨,自有高人会再次夺过来。

只见她伸手在腰间迅速一抹,浮现出一把无鞘长剑,剑身呈现出猩红色,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之前她应该是使用了障眼法。

当她的枯骨手心在抹过长剑的时候,接触到了剑刃,发出一串火石电光。不但如此,她手腕上滑落了一只碧绿镯子,滴溜溜围绕着她飞速旋转,毫无轨迹可循,极其之快,以至于瞬间就看不到镯子,只能看到一阵阵碧绿色的流萤。

世间修士,法宝器物当然是越多越好,这跟老百姓谁也不嫌钱压手是一个道理,可毕竟名副其实的灵器法器,太过珍稀罕见,如果能够侥幸拥有两件,一般都是尽可能追求攻守兼备,一件用来杀伐退敌,一件用来防身保命,进可攻退可守,万无一失。

例如古宅楚姓树妖的那颗兵家甲丸,可以化作一具光明铠,就是防御法宝中的佼佼者。

白衣女子的猩红佩剑,以及碧绿镯子,一攻一守,正是此理。

从背负剑匣的外乡少年,以品相极高的古怪符箓,强势镇压文官神像,再到踩在神像头顶,手持那把出匣木剑扑杀而来,其实只是一个眨眼功夫。

槐木剑转瞬即至。

白衣女子迅猛提剑,简简单单一剑横扫,在她头顶就出现一道猩红剑气,若是少年躲避不及,就要被剑气拦腰斩断。

但是那个少年突然不见了。

方寸符!

白衣女子心知不妙。

一点金石声毫无征兆地响彻广场。

之后是一连串的敲击声响,细密急促如暴雨水滴砸在屋脊上。

白衣女子脸色微变,腰肢拧动,迅速飞离石碑顶部。白衣红剑,一红一白,围绕着那棵绿意浓郁的古柏旋转向上,似乎在躲避什么。女子已经刻意与碧玉镯子拉开距离,约莫两丈,既能够随心驾驭,又能够避免被殃及池鱼。

是飞剑!

少年竟是一名能够飞剑杀敌的剑修!

什么木剑什么除魔,都是迷惑人心的幌子!真正的杀招,是那把尚未显出真身的阴险飞剑。

小小年纪,心思倒是缜密且歹毒!难怪能够成为练气士中最难修出结果的剑修。

凭借那些连绵不绝的声响,白衣女子心疼不已,镯子再有灵性,也经不起这么一把飞剑如此欺负,无异于一场辣手摧花。

名为“冰糯”的镯子,是老祖宗亲自赐下的一件上等灵器,并不以坚韧牢固见长,主要还是为了抵御那些所谓正道仙师出其不意的杀手锏,毕竟老祖早有预言,此次密谋夺取彩衣国的镇国之宝,必然是一场伤亡惨重的血战,名门仙家的练气士,厮杀拼命的胆子不大,可玄之又玄的秘术神通,和代代相传的法宝器物,层出不穷,不得不防。

白衣女子暂时无法推算出那把飞剑的轨迹,又不敢收回镯子,这让她愤懑至极,第一次生出滔天怒火,若是镯子就此崩碎,那么这趟彩衣国之行,不说其他盟友,她是注定要得不偿失了,哪怕最终大功告成,论功行赏,她拿到手的奖励,恐怕还不如这只镯子值钱。

白衣女子一头青丝**飞舞,露出真容。

竟是那晚湖心高台上,率先登场的彩衣女子,她当时不知让多少胭脂郡**惊为天人,只恨无法搂入怀中怜爱一番。

如此说来,那个看上去很仙风道骨的老神仙,最少是主谋之一。

但是这伙人如此招摇过市,彩衣国就没有一个修士看穿真相?

站在广场上的陈平安愣了一下,心情沉重,将槐木剑放回木匣,习惯性摘下酒葫芦喝了口酒。

看到少年竟然还有心情喝酒,白衣女子气极反笑,衣袂飘飘,露出手腕和脚踝,皆是白骨。想必白衣下边的“**”,也是如此光景。

唯独一张脸庞,血肉俱在,而且美艳异常。

原来是一位枯骨美人,不对,是枯骨艳鬼才是。

大致确定了飞剑无法突破镯子,近身纠缠自己,白衣女子心中略定,那就擒贼先擒王,先宰了那个少年郎再说,他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本来还想着逗他玩一会儿的,哪里想到是这么个扎手的硬点子。

剑修又如何,只要不是那种虚无缥缈的大剑仙,哪怕是中五境靠上的小剑仙,在这座胭脂郡城,只要敢露头就都得死!

无形之中,城隍殿外的这座小广场,分割成了三处战场,两张金色材质的宝塔镇妖符,正在一点点消耗两尊泥塑神像的魔气,碎屑四溅,尘土飞扬,不断传出碎裂声,无论两尊神像如何咆哮嘶吼,镇妖符显化而出的宝塔,闪电交织,如雷部天君手持电鞭,鞭笞邪祟,始终稳稳将它们压胜其中。

再就是陈平安请出山的飞剑初一,这次总算不讲究离开养剑葫的排场了,悄无声息地飞掠而出,神不知鬼不觉,只可惜白衣女子有镯子护身,帮她挡下了一剑穿透头颅的灾殃。初一不知是打出了真火,还是顽劣稚童找到了有趣玩物,再也不理睬陈平安的心意,专心致志纠缠那只碧绿镯子,打铁似的,一下一下,飞剑还故意放慢了飞掠速度,每次牵扯着镯子的运转范围。

最后当然是杀机重重的白衣女子,决意要先解决掉陈平安这位“剑修”。

她手持鲜艳欲滴的猩红长剑,扑杀而下,在此之前,向两座侧殿怒喝一声,早已蠢蠢欲动的阴物女鬼蜂拥而出,一时间黑烟滚滚,遮天蔽日,全部涌向孑然一身站立广场的陈平安。手脚都系挂银色铃铛的少女,本想入场救援,却被陈平安在第一时间就眼神示意,要她别掺和。

少女没有意气用事,老老实实站在第一处战场,只是手舞足蹈,不断摇晃出阵阵清灵铃声,竭尽全力,让金色花朵不断飘出大殿屋檐,哪怕她面无血色,还是坚持帮着陈平安能够消灭一头女鬼是一头。

对于陈平安来说,少女能够这么做,就已经足够了。

陈平安双手迅猛一抡,双臂拳罡汹涌流淌,璀璨光明,正是崔姓老人传授的那一招云蒸大泽式,瞬间外泄的充沛气机,震荡四周,十数头冲出侧殿的狰狞女鬼顿时被一扫而空,她们本就头顶太阳,灼烧厉害,加上这一拳,走的是一夫当关的跋扈路数,无异于雪上加霜,她们长如手指的尖锐指甲,根本无法靠近陈平安一丈之内。

陈平安可不是只有一拳的能耐,身体后倾,脚尖一点,顿时倒掠出去数丈,躲过白衣艳鬼飘落下来的那一剑,枯骨艳鬼亦是如同附骨之疽,脚尖甚至没有触及地面,凌空一点,蜻蜓点水,身体前倾,追随陈平安,一剑直直刺出。

但是在这个间隙当中,陈平安又是双拳一抡,摆出先前那个古意无双的拳架,一下子又将十数头乱窜阴物恶鬼,当场打得魂飞魄散。

满头青丝肆意飘拂的白衣艳鬼厉色道,双脚凌空微步,越来越快,“你真是该死!”

她手中长剑只差几寸就要刺入陈平安心口。

陈平安脚尖一拧,学那小街一战的马苦玄,身体如陀螺旋转开来,恰巧躲过了那一剑不说,还趁机欺身而近,一拳砸向枯骨艳鬼的侧脸,后者竟是能够瞬间化为白雾消散四方,下一刻出现在数丈外,五指一扯,没有跟随她一起消失的猩红长剑,旋转半圈,割向陈平安的胳膊。

陈平安毫不犹豫地用掉最后一张方寸符,刹那之间就再次来到艳鬼身侧,一身磅礴拳罡如烈阳,让那枯骨艳鬼痛苦尖叫一声,顾不得牵引驾驭远处那把长剑,故技重施,再次白雾缭绕,飞快消逝。

陈平安脸色沉毅,心中默念,“初一!”

虽然不情不愿,飞剑初一还是脱离原先战场,一抹白虹划破长空,直刺刚刚现出原形的枯骨艳鬼,碧绿镯子与猩红长剑在她第二次消逝的瞬间,本就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凝滞,像是失去主人心意联系,便有些犹豫不决,

当飞剑初一刺向她眉心处,艳鬼终于彻底惊慌失措,双手护住脸庞,一头青丝**倒卷,遮覆在脸上。

那柄雪白色的袖珍飞剑安安静静悬停在她眼前,没有继续前冲。

但是。

她后脑勺一凉。

枯骨艳鬼像是被仙人施展了定身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满脸的匪夷所思,僵硬转头,痴痴望向那个冲向自己的少年,你是剑修也就罢了,为何会有两把飞剑?又为何假装是一位纯粹武夫?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不过即便她已经被飞剑十五从后边一穿而过,陈平安仍是没有半点掉以轻心,再也不管那些阴物的纠缠,任由她们近身出手也不管,陈平安只是以最快速度来到枯骨艳鬼的身前,当机立断,就是干脆利落的一拳神人擂鼓式,一拳到,拳拳到,之后二十拳,打得白衣之下的枯骨一根根粉碎。

最终枯骨艳鬼连同身躯和白衣一起炸裂开来,然后空中飘落一张绘有女子体态的黄符。

当她一死,那些阴物顿时失去了主心骨,纷纷躲入两侧殿内,相当一部分尚未逃回,就已经被太阳曝晒得彻底消亡,这次侧殿内再没有妩媚笑声传出,转为一声声呜咽。

猩红长剑坠落在地,那只碧绿镯子如同迷路之人,在枯骨艳鬼消失的地方,不停缓缓旋转。

陈平安站在原地,既没有着急去逮住镯子,没有伸手去接那张黄符。

环顾四周,再无异样,陈平安拍了拍养剑葫,初一和十五掠入其中。

蹲下身,陈平安仔细凝视着那张黄符。

陈平安捻出张山峰赠送的另一张邪气点火符,放到地面黄符附近,晃了晃,点火符不是没有动静,但是动静极小,只是烧掉了符箓一角,就不再燃烧。

陈平安这才将那张黄符捻起,真正将黄符捏在指尖,陈平安才发现不是普通的黄纸符箓,纸张质地,极为细腻柔滑,而且韧性极佳,估计都不怕青壮**的**撕扯。

陈平安想了想,还是将这张美人符箓收入袖中,实则是藏在方寸物当中。

方寸物之所以珍贵,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正是能够隔绝与外界的感应,虽说事无绝对,但大体上还是这么个规矩。

当陈平安收起黄符的时候,那只碧绿镯子也主动黏上来,陈平安一手持点火符,发现没有半点动静,就顺势握住镯子,一并收入囊中。只是去捡取那把猩红长剑的时候,点火符稍微靠近,就熊熊燃烧殆尽,陈平安有些犹豫,这把剑肯定能卖不少钱,但是更担心贸然收入方寸物,会不会给飞剑十五造成影响。

最终陈平安拿起长剑,左右张望一番,抬头看着石碑旁那棵古柏,助跑向前,脚尖一点,掠向古柏,暂时将长剑藏在高枝树荫当中。

少女怯生生喊道:“这位神仙……”

陈平安低头望去,少女指了指脚边的地上,泥塑神像已经轰然倒塌粉碎,堆积出一个尖尖的小土堆,有几枚银色碎片在泥土当中熠熠生辉,十分扎眼,更加出人意料的,是一张宝塔镇妖符就那么安安静静漂浮在土堆旁,除了金色光泽略微暗淡之外,并无半点损毁。

另外一处的泥土堆也是差不多的光景,但是不同于武将神像手中的铁锏,在雷电之下消融殆尽,文官神像那边除了金色镇妖符、银色碎片之外,四四方方的精铁官印没了,却多出一只古朴无华的青色小木盒,稚童五指恰好能握住。

陈平安心中泛起惊喜,迅速飘落下去,先将两张金色符箓和总计六枚银色碎片收入方寸物,最后小心翼翼提起那只散发出温暖气息的青色木盒,哪怕只是轻轻握住,陈平安都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

将不知装有何物的小木盒收入袖中,却没有藏入方寸物,陈平安松了口气。

一旁少女始终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这位斩妖除魔、大展神通的“剑仙”。

暗中教她仙术的师父说过,世上有许多修道大成、颜若稚童的老神仙,那才是真正的逍遥仙人,全然不被天地拘束。

今天见过的怪事多了去,就数眼前这位看着是少年郎模样的神仙,身上的怪事最多。

比如说天底下还有用完了收回去的符箓?

她的师父虽然是大半个江湖中人,小半个山上神仙,山下山上的事情都讲过不少,还真没听说过这种事情。

陈平安对少女印象不错,一边走向城隍殿正门,要以神人擂鼓式彻底打破术法禁制,一边转头轻声问道:“这里很危险,早先为什么要进来?”

哇,神仙跟我说话了!

关键是还挺和气。

少女开心极了,晃了晃手腕,铃铛声悠扬响起,“神仙老爷,我身上这四盏铃铛,能够保护我的,师父说过,哪怕是洞府境的神仙要杀我,我也能支撑一时半刻。但是有个最大的问题……”

“这种涉及法宝秘密的事情,别对谁都说。”陈平安赶紧摆手,打断少女傻乎乎的言语,提醒道:“此地不宜久留,你赶紧离开吧,而且最好马上出城。”

少女摇头道:“我爹娘都在郡城里,我哪里都不会去,我既然学了仙术,就要保护他们。”

陈平安只得作罢,不再勉强,只是让少女躲得远一点,然后开始对着那道秘术禁制迅猛出拳,

二十一拳之后,“冰面”砰然炸裂,黑烟翻滚,其中夹杂着无数哀嚎、幽怨、愤懑和仇恨情绪,陈平安全部以云蒸大泽式的激荡拳罡,将其清扫干净,偶有漏网之鱼,也有后边的铃铛少女帮忙绞杀。

陈平安猛然转头望向东边城墙,虽然看不清那边的城楼景象,但似乎一瞬间感受到了那边的某种凝视。

多半是城隍阁此地阵法毁坏,牵一发而动全身,被幕后主谋的大妖魔头,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陈平安小心起见,跨过门槛之前,祭出仅剩一张阳气挑灯符。陈平安刚抬脚,发现身边的少女欲言又止,陈平安不得不问道:“怎么了,你知道里边有古怪?”

少女有些难为情,似乎觉得自己太幼稚,可既然神仙老爷问了,只好硬着头皮闷闷道:“我爹娘说过,进门寺庙道观烧香,男左女右,你们男人是左脚跨入门槛,我们是右脚。”

陈平安笑着说道:“好的,谢谢啊。”

他便左脚跨过门槛,跟随那张飘飘荡荡的挑灯符,走到城隍爷沈温的神像下方,只是不等陈平安开口说话,城隍爷就威严开口,说了一句让少女勃然大怒的话语。只是实在敬畏城隍老爷的数百年积威,少女敢怒不敢言,只好在肚子里腹诽不已。

洒落地面的一点点金色碎屑,全部倒飞回神像身上,从陈平安打破阵法禁制,到走到这里,神像金身已经补上了七八分金箔,神像一双眼眸,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彩,宛如一尊高达三丈的神人,正在俯瞰一郡众生。

这位城隍爷的第一句话,就不太客气,“年轻人,赶紧将精铁官印交出来!”

陈平安脸色平静,就要从袖中掏出那只外边精铁官印熔化掉的青色木盒,同时解释道:“官印已经被我的符箓消融……”

陈平安话只说了一半。

“休得胡言!”

那尊城隍爷神像就震怒而动,一阵阵灰尘晃散,随着地上金色碎屑几乎全部缝补完整,神像一身金色,不愧是享誉数国的“金城隍”,只见神像一脚高高抬起,厉色沉声道:“真以为收拾几只小杂碎,就能够在本官面前任意妄为了?!若不是对方三人联手,加上属官叛变,里应外合,才将本官压制在城隍殿内,岂有他们放肆的机会,速速交出精铁官印,莫要浪费时间,形势严峻,本官还要去城内镇压群魔!”

在阵法被破开之前,城隍爷沈温忙着维持最后一点灵光神性不灭,而且加上那道充满污秽的术法隔绝天地,城隍殿内无法知晓外边发生的事情,在他看来,走了三头大妖和魔道巨擘,对方不知此地真正的玄机,就不会留下重要战力了。所以那负匣少年唯一让城隍爷感到意外的事情,是如何破开门口的阵法,难道是一位精通奇门遁甲和仙家阵法的宗门子弟?

只不过不管怎样,彩衣国的江山社稷,胭脂郡城内十数万百姓的生死,都跟这座城隍阁的那件东西紧密相连,容不得有丝毫纰漏。

巨大神像一脚重重跨出神台,一脚踩在陈平安身前一丈处,踩得青石地板碎裂不堪,弯腰伸手,“速速交出官印!”

陈平安纹丝不动,问道:“别人帮了你,说声谢谢很难吗?”

神像明显一愣,憋了半天,叹息一声,点头道:“是本官太过心急,做得不对,此事确实是要谢过你。”

陈平安掏出那只青色木盒,“精铁官印熔化了,跟文官神像的泥土化为一体,但是露出了这只小木盒。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的东西?”

神像缓缓点了点头。

陈平安高高抛起木盒,那尊城隍爷神像伸手接住,微笑道:“正是此物。”

陈平安转身就走,少女连忙跟上。

身后风声骤然呼啸而来,陈平安心知不妙,瞬间运转气机,真气若火龙,一气流转数百里路途,经过一座座气府窍穴。

刚走到门槛附近的少女呆若木鸡。

转过头,只见城隍爷一条神像大腿,狠狠踩在了那位负匣剑仙的后背上,少年被压弯了腰,几乎就要跪下,强撑着一口气,才没有被三丈神像一脚踩得陷入地面。

陈平安满脸涨红,颤声道:“你先走!”

少女不敢有任何犹豫,赶紧掠出门槛,落在广场上,转头望去,只见城隍爷神像四周,萦绕着一条条漆黑如墨的浓烟,从神像脸部的七窍进进出出,而那尊城隍爷双眼,也变做了诡谲的暗金颜色。

少女惊声尖叫道:“小心,城隍爷入魔了!”

陈平安双膝微蹲,咬着牙弓着腰,背脊上是不断加重力道的神像大足,他一点点站直腰杆,伸手迅速一拍养剑葫,同时袖中**两张金色材质的宝塔镇妖符,分别拈在指间,低头无意间看到自己脚上那双草鞋,陈平安顿时觉得真是痛快,这趟山下人间走得真是精彩,大笑道:“初一,十五,随我除魔!”

上一章  |  剑来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剑来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