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元气少年

第388章 吃人不吐骨头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7-08-22  作者:张君宝
 
哲学人格仍旧保持着高大英朗的人类形态,悬浮在宋保军上方,说:“我们的敌人是谁,为什么觊觎灵魂熔炉,他们是如此侵入虚数空间的。全本”

宋保军忙问:“很严重么?”

“梦魇具象不过是个马前卒而已,构不成什么威胁。隐藏在它身后的主使者才值得我的关注。”

哲学人格落到地上,随手一举一挥,掉到地上的无数黄金瓦片凭空飞起,回归到穹顶的缺口处,根据破损的接缝,一一接好,重新变得完美无缺。

“目前通过傅里叶通道与虚数空间建立起连接的只有三个人,分别是柳青林单纯人格、凌安琪毁灭人格和叶成器功利人格。”哲学人格一边随手清理地面,一边说道:“在叶成器进入之前,腐蚀已经发生,可以把他排除了。”

宋保军的心脏立即提起:“这么说凌安琪和柳青林都是嫌疑对象?”

哲学人格说:“凌安琪的毁灭人格强大、幽能几乎无穷无尽,如果要做什么,她可能是最好的人选,这也是我一开始就怀疑她的原因。”

宋保军赶紧摇头:“琪琪不会对我不利的。”

“凌安琪忠心耿耿,奈何不过性子太直,不排除有心人士利用了她的直爽和纯洁进行蒙骗。”哲学人格说道:“和梦魇具象接触过后,我发现这种入侵的能量是‘腐蚀’而并非‘毁灭’,两种内容完全不同的能量,就像化学和物理的区别一样,简直不能兼容,所以也不是她。”

宋保军刚松了一口气,又吓了一跳:“剩下的只有柳青林了?”

“这么说吧,凌安琪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性,柳青林有百分之六十的嫌弃,还剩下百分之十是其他不可知因素。”

“还挺复杂的。”

哲学人格道:“通常情况下,普通人的人格受损之后,很难再生出新的人格,和断肢一样,对人体是个不可逆的过程。光是柳青林新生出单纯人格,这就值得我们研究好久。”

宋保军还是第一次了解到这些知识,赶紧点头。

哲学人格说:“十二岁那年柳青林因车祸导致脑部受损,智商降低为五六岁的阶段。与此同时,他体内的单纯人格被禁锢在小黑屋里,这都是怎么发生的,非常令人怀疑。”

“你这么说,我也觉得疑点重重。”

哲学人格道:“但是我不能下结论,还需要更深入的调查。嗯,这段时间多吃点东西,为我们补充今天失去的幽能。”

“呵呵。”宋保军只能傻笑。

“别以为是开玩笑,进食是最笨,但也是最直接的补充幽能方式之一。而且我们还不能对你孱弱的思维有任何期待。”

“好吧,你说到了点子上。”宋保军耸耸肩:“那我得先回去了?”

“主体主体!等等!”浪漫人格叫道:“人家想要一个吻别!”

“可拉倒吧你这个爱撒娇的光球。”

回到真实世界,宋保军睁开眼睛,房间里的灯光亮着。

一个熟悉的稚嫩面孔趴在床沿看着自己,眸子黑亮幽深,身上穿的是单薄的卫衣,显出玲珑身段。

“若若怎么了?”宋保军伸手去捏妹妹的嫩脸。

韩若依关切的问道:“哥,你做噩梦了?”

“没有,我挺好的,是不是说了什么梦话?”宋保军顺手拿起枕边的手机,看到时间,半夜三点二十五分。

韩若依皱起好看的眉毛想了想,说道:“嗯……也没什么,就是叫了几声哎哟,哎呀什么的。”

宋保军不禁哑然失笑,道:“既然只是叫了几声,那你紧张什么,白天不要上课吗?”

“要上课啊,只是半夜起来看看哥睡得好不好。”韩若依颇有小大人模样的掠了掠头发,转身钻进自己的被窝里。

宋保军关了灯,房间里陷入一片漆黑,四处寂静无声,耳边也传来悠长的呼吸。

他突然问道:“若若睡不着吗?”

韩若依小声应道:“第一次和哥哥睡,有点睡不着。”

宋保军在黑暗中翻开被子,伸手过去握住韩若依的温软小手,说:“早点睡吧,早上上课别给迟到了。”

“嗯。”

接下来的一整天,宋保军处于全身匮乏无力的情况,连思维也断断续续的,一直提不起精神,不用说也知道昨夜幽能消耗过度。

下午没课,宋保军和凌安琪去看房子,顺便告知柳细月一声。哪知柳细月也约了上次结识的乔乔一起逛街,正好巴不得他不来骚扰。

于是在众多男生敬仰的目光下,凌安琪恭恭敬敬拉开悍马h3的车门,宋保军大摇大摆坐了进去。

先去学校附近找合适的公寓租房,这很简单,要求也不高,干净、舒适、宽敞即可。

按照免费报纸刊发的房屋租赁广告电话,逐一拨打过去,很快找到一间符合要求的公寓。

就在茶州大学西大门外,隔着一条街的一个小区楼盘,二房一厅,装修家居一应俱全,不过床铺得特别定制,每月租金五千元。因为临近大学,地段繁华,比其他地方略贵了些。

宋保军并不在乎,与房主先签了半年的租房合同,交齐租金,吩咐凌安琪尽早搬过来居住。

凌安琪惴惴不安的答应。这五千块的月租对她来说简直不可想象,几乎顶得上一年的生活开支了。不过既然先生坚持要她搬出来居住,也不敢多说什么。

“你住在这里方便,离学校近。有时我来不及回家,又遇到宿舍关门的情况,还可以来你这里借宿。”宋保军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又让傻妹子的心跳骤然加快。

“先、先生和、和、和我一起睡吗?”傻妹子涨红着脸,费了半天劲才结结巴巴的把话说完,臻首深埋于胸,不敢去看宋保军。

“不是有两个房间吗?”宋保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哦……”凌安琪长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失望无比,浑身都要瘫软下去。

“你在想些什么?”宋保军补了一句。

凌安琪忙说:“我、我、我、我是觉得,和先生一起睡,可以就近照顾先生,你半夜醒来口渴,我可以帮你倒水什么的……”

“那敢情好。”

宋保军心道:“我怕半夜被你压住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傻妹子这两百斤的体重真不是盖的。”

然后去找可供出售的楼盘。

宋保军设想的是预算在一千万以内的近郊小别墅。

这并不好找,市内买得起别墅的有钱人不在乎大小,开发商都是往大里做,售价基本是两千万以上。

开着车子满市区乱逛,让梁泊华帮忙联系,终于找到一个卖家。位置很不错,建筑面积约二百六十平米,另外有个一百四十平米的院子,叫价八百万,算得上良心价。唯一的问题是,别墅已经建了二十五年,并非新房。

不过这没多大关系,只要重新装修起来就是一套好别墅。宋保军决定去见见房主。

双方约在附近的茶楼见面,等那个联系人名单里的“王先生”进来时,宋保军吃了一惊。

赫然便是老熟人王存德,看上去起码老了二十岁,两鬓斑白,眼眶深陷,眉头紧缩,皱纹横生,眼神看谁都躲躲闪闪的。

自从殴打宋保军惨遭报复后,王存德的事业一落千丈,从前的老伙伴们人人见他如避蛇蝎。幸好杜二少给留了一线生机,才能苟延残喘至今,勉强维持局面。

王存德刚进茶楼门口,也陡然看见了那位命中的煞星,直直吓了一跳,差点没尿裤子,扭头就往外走。

“老王,是你么?”宋保军叫了一声。

王存德只得停住脚步,僵硬的回头,赔笑道:“军少早啊。”

宋保军招手让他过来,问道:“是你要卖房子?”

军少的吩咐,王存德不能不听,走到宋保军这一桌的边上,半躬着身子没敢落座,更不敢多看宋保军身边的梁泊华和凌安琪一眼,笑道:“是啊,您怎么知道?啊!刚才联系我的买家是您?”

宋保军说:“是的,我想买一套房子,遇到你也算巧了。”

王存德一听这话越发心惊胆战,嘴皮子嗫嚅着许久没说出话,最后硬着头皮道:“军少,小的我公司濒临破产,急需一笔资金救急,手下几十号人要养活,迫不得已出售住处,还望多多体谅,您的大恩大德小人生生世世不忘。”

宋保军愣了一愣:“我就是打算买套房子,你这么紧张干嘛?哦,怕我直接拿你的房产不给钱?”

王存德连连鞠躬弯腰,没说一个字,但那愁苦惶急的表情早已说明了心中所想。

宋保军道:“老王,你开什么玩笑呢,先前那件事过去就算了,我又不会追究你。当我吃人不吐骨头么?老子还真没脸干出那种事。”

“谢谢军少,谢谢军少。”王存德连声称谢不迭,一边伸手去拭擦满头冷汗。

宋保军让他坐下,说:“房子无论叫价多少,只要合适,双方达成共识,我绝不坑你一分钱,咱们公平买卖。”

王存德战战兢兢的坐了,犹犹豫豫的看着他,眼神仍然不敢相信这位恶魔军少会如此好说话。

宋保军冷笑道:“老王,我想让你全家从此消失,也就一句话而已,又何必浪费时间对你的家产巧取豪夺?怎么?信不过我?”

王存德如同被冷水当头淋下,骤然醒了,忙说:“信得过信得过!”

上一章  |  元气少年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元气少年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