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仙武道纪

第六十七章 残城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7-05-20  作者:饕餮居士
 
“这些孩子怎么样?”白崖说着,目光投向缩在赵婉身边的一群孩童。

这些衣衫破烂的孩童一共有七人,五女两男,小的不过五六岁,大的也才十来岁。这些孩童都有同样的特征,皮肤细嫩,长着一张婴儿肥的可爱小脸。

只是现在脸上都乌漆嘛黑,挂着一道道被泪水冲刷出的痕迹,那一双双怯生生的眼神让人看着心疼,连白崖都莫名地心中一软。

人狼没有将这些孩童当场杀死,并不是因为他们长得可爱,而是将他们当成了顶级食材……

如果白崖和赵婉没有看见人狼营地,再想到这些孩子最后的下场,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果然捍卫幼崽是所有生灵与生俱来的本能啊……我是不是该为自己还没那么冷血而庆幸!”白崖暗自苦笑着摇了摇头。

“除了惊惧过度,他们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问题,那些人狼似乎每日都会喂他们一些苦涩的果实!”赵婉疑惑地说道,“他们说吃了那些果实,除了排泄次数有点多,倒是还可以填饱肚子。”

“是不是奇怪人狼为什么要给他们吃东西?”白崖的脸色有点难看,但依然忍怒解释道,“那些畜生可不是好心,这是为了清理孩童们的肠胃,就跟我们清洗猪肠一样。”

赵婉听完,俏脸也阴沉了下来。

以前她只将异族之间的争斗当成睡前故事,喜欢的是人兽征战中冒出来的英雄和天才,在侠客们的经历中遨游遐想着他们的冒险和恋爱传说。

直到亲身经历了这一切,赵婉这才发现这些故事背后隐藏着的残酷和血腥。

“后悔离开父母,从朝歌溜出来了吗?”白崖看着她脸上忽明忽暗的神情,意味深长地问道。

“本宫若是后悔的话,也只是后悔太晚出来了而已!”赵婉嗔怒地瞪了他一眼,挺了挺,豪迈地回道,“我燕赵女儿不是江南的胭脂俗粉,可不怕浴血杀场。”

“哈哈,好好,不枉某与你相识一番。”白崖轻笑道,“可惜……”

“可惜什么?”赵婉俏脸一板。

“没什么!”白崖忍住笑。

他在可惜赵婉是个女人,以她的性格,白崖觉得两人做夫妻一定会很痛苦,做死党的话又没办法敞开来玩,毕竟男女有别。

“走吧,趁那几只人狼还没追上来,我们去前方的城镇看看。”

“它们只剩了四个人,难道还敢追上来吗?”赵婉柳眉一挑,惊讶地问道。

“难说,这些人狼嗅觉极为灵敏,即便不跟我们照面,也会远远吊着我们,然后再派人去找援兵。”白崖苦恼地说道,“虽然这只是某个人的猜测,但应该不离十。”

“有这些孩子跟在身边……不能找个地方埋伏它们吗?”赵婉眼珠一转,好奇地问道。

“道婴桃偶的幻瘴神通有一定范围,人狼吃了一次亏就绝不会再上当。”白崖摇了摇头,谨慎地说道,“而没有道婴桃偶的掩护,我们的埋伏怎么可能瞒得过人狼的鼻子。”

刚才他针对人狼营地的偷袭,让白崖想起了一种隐藏在浓雾中的无声暗杀之术。虽然那种暗杀术仅仅是幻想出来的内容,但跟他之前的偷袭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惜这种暗杀对环境范围限制太大,人狼不会再给白崖机会。

“随机应变吧,如果前方的城镇没被兽潮攻破,这些人狼就拿我们没办法了。”白崖镇定地说道。

两人不再废话,各自背上一个年纪最小的孩子朝前奔去。

幸好这些孩子经历了一场大难,心理都成熟了很多,一路上咬紧牙关忍受疲惫,没有一人吵闹。幸好这里离城镇已经不远,几里路之后就看清了城墙。

只是这一看之下,白崖和赵婉心里就直往下沉。

三丈高的城墙现在处处都是崩塌的缺口,城外郊野铺满了尸体,还有断折的刀枪和箭矢。这些尸体既有人类兵卒,还有各种各样凶猛的野兽,只是没有妖兽的尸体。

所有尸体上都有被啃食过得痕迹,有些几乎被吃得只剩下了一副血淋淋的骨架。

“呕”赵婉俯身呕吐,白崖腹中翻滚,虽然没有呕吐,但也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不再刻意去看眼前这幅残酷的景象。

只是当他看到身后的那些孩子们时,神情却不由一动,因为这些孩童对战场上的血腥毫无所动,透露出了一丝漠然。

白崖想起他们之前的遭遇,忍不住叹了口气,被人狼抓住的这些天,只怕他们已经见识过了更为残忍的行径。

“你们待在这里,某先去城里探查一下。”

白崖看着城中徐徐升起的缕缕黑烟,神情有些凝重。

他们之前在远处看到过这些烟柱,因为烟气已经不太浓烈,本还以为是炊烟,没想到真实情况却是如此。

“你快去快回。”赵婉的脸色有些苍白,吐得有气无力。

白崖迅速靠近城墙,从一处崩塌的缺口进了城内。

相比较城外战场的杂乱和血腥,城内更是一片狼藉,街道上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人兽尸体和家居杂物。

白崖闭上眼睛,长吸了一口气,城内的惨状浓缩成了一幅图景深深地刻进了他的脑海,他觉得自己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再忘记这幅景象。

从这幅惨烈的图景中,他能看出很多东西。

这片街道上互相依偎搂抱,以及拼杀撕咬在一起的残躯,点点滴滴都展现着人性的伟大和自私。

两种迥然不同的极致结合成了最为原始的生态,这里不再是人族的城镇,仅仅不过是一处猎场,血与火才是真正的主题。

白崖的指甲深深嵌入了掌肉中,鲜血沿着掌纹滴落。望着眼前的景象,他情不自禁地被激起了心底最为暴戾的情绪。

那一幅幅狰狞而扭曲的遗容,让他无比清晰地感受到了死者在临死前的痛苦、愤怒和恐惧,不自觉地就将自己代入其中。

一股兔死狐悲的感伤夹杂着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心头。

“物伤其类啊……”白崖摊开双手,看着一对手掌在下意识地微微颤抖。

突然间,他想起了自己前世去菜场买菜,被屠宰的猪肉鸡鸭堆砌在砧板上的那种情形,与眼前这一幕是何等的相像。

“呕”白崖脸色一变,再也忍不住腹中的翻腾,就这么扶着墙砖狂吐起来。

了一阵,他的脸色慢慢好转,原本胡思乱想的脑海里终于平静了下来。

当白崖真正走进城墙后的街道时,他的心中再无波澜,反而陷入了一种完全冷静的心理状态,精神仿佛与脱离,彻底摆脱了身体上的不适。

这座城其实是朝歌的卫星城镇,占地面积并不大,

白崖沿着街道朝城镇中心潜去,沿途还能看见零零散散的野兽,只是数量不多,并不能对他造成威胁。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这些进食了人类血肉的野兽跟普通的野兽已经有了些不同,即便远远地看见了他,也正是用绿幽幽的渗人目光盯着他。

等他稍稍走远,它们就又低下头继续啃食着尸体,让白崖倍感不适。

他很快就来到了城镇中心,这里的人兽尸体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将城镇的广场都给塞满了。看样子是城镇剩下的幸存者和兵卒都逃到了这里,跟蜂拥而来的兽群进行了最后的搏杀,然后一起葬身此处。

白崖看着这座尸山微微发呆,正如他所料,这里尽管还有零散的野兽,但兽群主力已经离开至少一天时间了,否则他这会就该逃命了。

此地充满了尸臭和血腥味,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地,起码那些人狼的鼻子要失效了,很难再凭借嗅觉找出他们的行踪。

一念到此,白崖抛开杂念,马上回到了赵婉等人的藏身处。

“怎么样,城里还有活人吗?”

“没有活人了,里面很……血腥!”

白崖不知该怎么跟她描述那幅惨景,只好支吾两句就岔开了话题,反正等赵婉进去,自己就会看到了。

“你带这些孩子找个民居的暗窖藏起来,某去将跟踪而来的人狼引开,等……”他斟酌着计划说道。

“不,这次换本宫来引开追兵了。”赵婉神情坚决地摇了摇头,“你别忘了,本宫虽然武功不行,身法速度却不比你差多少。何况,你重伤未愈,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硬撑下去了。”

“你?”白崖撇了撇嘴。

“嗯!”赵婉挑起秀眉,有些感伤地说道,“你放心,本宫这回就算身死想必也不会再引动国战,父王母后只怕会当我死在兽潮中了吧!”

“还有……蟠龙毕竟还跟着本宫,应该不会有事的。”

“某不是这个意思……”白崖皱眉苦笑道,“那些人狼跟了我们许久,应该早就知道某是罪魁祸首了,就算让你当诱饵,只怕也勾引不了它们。”

“那……反正我不会再让你一人冒险,要当诱饵就由本宫亲自来,要吗大家一起留下。”赵婉撇了撇嘴说道,“你不是说城内味道很重,那些人狼不可能再找出我们的踪迹吗?这样的话,大家都藏起来也没问题吧?”(83)

上一章  |  仙武道纪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仙武道纪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