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韩娱之影帝

第287章演员们带来的插曲(中)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7-05-20  作者:榴弹怕水
 
“说实话两位,我不想当什么专门调解家庭矛盾的老娘舅,也不想做什么中央空调。”金钟铭看都没看站在眼前的二人,而是淡定的收拾起了桌子上散乱的资料,语气也很是随意。“最起码在几位前辈这个事情上面,我既没这个心情,也没那个立场。再说了,咱们凭良心讲,就孝利姐那个脾气,这种事情你要说她不是主因那才叫怪事呢”

李真和成宥利再度面面相觑别的先不说,最起码,这位明显跟李孝利关系更好一点的年轻人还是很公允的。

“而且咱们接着讲。”金钟铭面露无奈的道。“有些事情,就算是你做得再公允恐怕也是干不成的,因为我现在这个身份,无论说什么话或者跟谁说,可在几位听起来,恐怕都像是在胁迫!而依照着几位前辈的性格,十之是要起逆反心理的对不对?”

李真和成宥利齐齐尴尬的笑了一下,却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人确实是有一种远超他年龄的成熟和通透。而话题扯到这里,两人也都暂时放下了刚才的事情,放松的找了个座位等对方先忙完。

“然而,这恰恰就是我最感慨的地方。”大概是有些无聊,金钟铭收拢好资料去打印的空档里,竟然又开始说起了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废话。“一个人从小到大,女性的角度我肯定不清楚,但是单从男生的角度而言,这种相互之间的撕扯几乎无时无刻无处不在刚懂事的时候,在幼儿园你会跟邻座小朋友抢零食吃上小学时,会为了争一个棒球场地而参与两个班之间的互殴到了中学,你会因为同桌送给了某个女生一份情书而和他大打出手就算是到了大学,人都已经成年了,一个宿舍里的大学哥们也难免会因为谁打呼噜而恨不能拿刀去捅谁两下而到了社会上,哪怕一个人勤勤恳恳,与世无争,也会有人妒忌,甚至会有前辈单纯的因为你是江原道的乡下人而恶言相向再往上,哪怕成了老板,成了政客,成了所谓的人上人,你也还需要跟其他的人上人们勾心斗角,你死我活这种情况下,女团又如何?哪怕是初代女团,难道就不许人家在火气最旺的时候相互扯个头发吗?”

前面那些话,李真和成宥利二人听得想笑,等说到最后她们俩又有些尴尬,然而尴尬的同时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饶是这俩人多年娱乐圈沉浮,却也真的听不出来对方这是在嘲讽呢,还是在为她们开脱。

“所以说”金钟铭一边无聊的点着打印机盖一边继续陈述道。“其实大家干的事情本质上都还是一样的,总统候选人之间得斗争,和争夺零食的小孩子之间的你捶我一下我捶你一下,根本就是一回事。几位前辈稍微撕破脸,和那些表面一团和气心里稍微有些不爽的团结型女团,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事情无外乎就是我看你顺眼,而我又看他不顺眼而已。而这其中唯一可虑的就是明明看起来那种人生阶段都已经跨过去了,为什么还要重复着同一种事情呢?搞得自己好像被自己给锁在在某个限定空间里一样!”

“锁什么?”成宥利忍不住问了出来,对方这话是越来越听不懂了。

“我是一座桥梁,架在我之所是和我之所愿之间。”金钟铭话里已经让人觉得有点魔怔的意思了。“这话很有道理,然而仔细想想的话,如果按照这种思路来看人的本质,那自己岂不是被自己的和现实处境给永远困死在了一座桥上?因为只要你还心有所愿,还想往前走,那就永远要充当的桥梁”

“人被外物所俘获的意思吗,比如说身份和地位,然后呢?”李真似乎是稍微听明白了一点什么,但也仅仅就是明白了一点而已。

“然后?然后想要超脱的话就需要炸毁这座自己所化身的大桥,只有炸毁它才能真正的让自己摆脱桎梏。”金钟铭淡定的答复道,顺便将两份装订好的资料递了过去。“不然总不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吧?先看下,这是我们的剧本,主要就是在讲一个人在阶级化的社会里,被这个社会的种种给逼迫到不得不炸毁一座代表着自己本人的大桥的故事你二位先看看简单剧情好了,更加细致的台本还需要继续完善。”

“听钟铭这话的意思,这部电影是要从社会阶级的角度出发,试图揭露这个社会吃人的本质?!这倒是让我想到了鲁迅先生的文章”

就在李真二人因为听不大懂而决定放弃思考时,身后却传来了一个洪亮的男声,两人回过头来,却发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位面带笑容的白发老帅哥。

一瞬间,两人赶紧起身深鞠躬问好:“前辈早!”

“早。”白发老帅哥异常和气的跟两人打了招呼,甚至还微微鞠躬还礼,然后才朝金钟铭那边走去。

呃,这位就是李荣,金钟铭选定的男二号,在电影中他的角是少有跟金钟铭互动频繁的人物,甚至可以认为这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能帮他撑起电影骨架的人。

“前辈来了?这是剧本,你先看一下,有问题随时讨论,因为咱们时间有限,我准备用剧情讨论会的模式在三天内解决演员对剧本的理解问题,顺便还可能再次尝试完善和更改剧本。”金钟铭倒是没有刻意的摆出什么礼贤下士的感觉,甚至隐隐中有这么一丝随意然而,说不定李荣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态度呢。

果然,李荣一点前辈架子也没有,反而有种甘之如饴的感觉,他当即接过一个剧本坐了下来,并几乎是以一种如饥似渴的态度迅速翻看了起来。

一部电影的剧本注定不会很厚,更何况,大部分主人公的台词都还在赶工中,剧本里很多地方用的都是省略号。

所以,依照着李荣的科班水平和电影经验,他很快就迅速的通读完毕了。

“好剧本!”李荣读完之后几乎是满面红光,配上那一头白发显得格外具有视觉冲击力。“结局的精彩暂且不提,我是真没想到今年就能接到这么一个有张力的角!”

“我那个角张力更强,而且情绪变化极为迅速。”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应道。“到时候我要是状态好能控场,就请你稍微不那么抢戏,我要是把握不好有些失控的时候,还请你帮我张罗点”

“这是配角的本分。”李荣毫不含糊的点了头。“我尽力而为,不过有个问题”

“请讲。”

“电影里的什么bs李台长”

“这个我有bs的授权合同,安心。”

“导演金英硕是哪位?”

“和我一起的剧本创作者,大学路话剧后台出身,不用担心他水准。”

“哦!那掌镜呢?爆破戏,镜头一方面要晃得厉害,一方面又要拿的稳”

“张恩赫大叔,李廷香导演的丈夫,十二年前就是最佳摄像获得者你应该跟他认识吧?”

“确实。”李荣有些恍惚的感觉,但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还有,bs大楼被炸时,感觉没有相应的场景突出这个过程的惨烈性”

“哦,这个还真是要不设置一个综艺节目现场,嗯ppr?”

“这个怎么搞?”

“该怎么搞就怎么搞,我们注意一下最近的录制情况,看着哪一期来录制的艺人比较有代表性,就直接让他们过来客串一下全都砸死,现场全都直接死翘翘的那种,如何?”

“很好!”李荣大为赞赏。

“刘在石前辈也要被砸死吗?”李真终于忍不住插了句嘴。

“当然,主要就是要看在石哥被砸死!”金钟铭毫不含糊的回答道。“死一百个没有刘在石被当场砸死更有震撼力!当然还可以补充一个歌谣节目录制现场,让少女时代全员都被当场砸死也行!前辈还有什么好想法一起说出来就好。”

“大桥上的惨烈情况也感觉细节上不够丰富”李荣赶紧又追加了一个建议。

“时间仓促,不过今天早上刚想到一个比较恶俗的桥段车子卡在大桥断裂边缘,前座父亲,后座俩女儿早上来之前我就已经让金英硕导演去联系相应的演员去了,所以他今天才会稍微晚一点。”

“也不是不行。”李荣稍微思索了一下,终于停下了暴风式的提问。

“前辈你好像是在刻意的想表达出恐怖分子的危害性?”对方停了下来,金钟铭却突然反应了过来。“有什么明确的说法吗?”

“当然。”李荣单手按住剧本,然后展示出了一种根本不是李真和成宥利这种级别的人能够相提并论的水准。“在我看来,钟铭你这部电影想表达的东西很多,最主要也是最内里的自然是描述这个虚伪社会吃人的本质,所谓阶级之中人人不到顶,就皆为人鱼肉!对不对?”

“当然。”

“但在明面上,媒体、政府、民众三者的关系却也依然是电影讨论的主题,而我的意见就是从这个角度出发所得出的钟铭,你想一想,在民工的儿子按下起爆钮之前,他当然是毫无疑问的受害者,一切责任都在政府。但是,当他按下起爆钮之后,就算是再情有可原,难道就能掩盖的了他的罪无可恕?!”话到这里,李荣情绪突然有些激动。“钟铭,恕我直言,现实本来就是如此无奈的。而在电影里,从艺术的角度出发,他无奈反抗导致的结果越恶劣,政府的行为越合理,却也越能反映出这种制度和人性上的天然矛盾。我们要让观众在惋惜和震惊的同时自己去思考,到底是什么,把一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逼成了一个如此残暴的犯罪者?”

听着对方如此慷慨陈词,看着对方满头乱晃的白发,想起一些跟电影无关事情的金钟铭心中难免微微一动。

而回到艺术考量上,稍作思考以后,他当即点头,因为对方真的是一针见血:“那就按照前辈说的来,咱们改下剧本,突出以下政府行为的外在合理性,以及犯罪者的客观罪恶性”

不止是李荣,很快,随着时间就来到了上午9点,所有人都按时到达了演播厅,而这个所谓剧情研讨会也终于变得热闹了起来:

演员们在听导演金英硕讲戏张恩赫和几名b的场务、摄影在研究这个唯一片场的背景布置几名n过来的编剧在按照金钟铭和李荣临时定下的新思路做着新桥段的设计和增删两个九点新闻主播也格外热情的用新闻化的语言给金钟铭翻译着台词

坦诚的讲,桌子上这种有些石破天惊感觉的剧本没有引起某种惊异和慌乱不说,现场反而井井有条,众人热情四溢,却也是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有些疑惑。不过,当他们把目光投向那个正在认真听主播讲新闻的人身上时,这种疑惑却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或许,在这些人看来,金钟铭天然就是能干这种石破天惊事情的人吧?

就这样,研讨会顺利进行着。而正所谓一人智短,两人计长,众人则能尽善,随着时间的流逝,新的建议不断的被提出,剧本也不断的更改和完善,剧情的设计也变得越来明朗化,人物的形象越发丰满,甚至才11点的时候,张恩赫都开始试着根据剧情和金英硕一起研究机位了

而就在这时,演播厅的大门再次被敲开,新的演员出现了。不过很有意思的是,这次到来的两个演员明显有些跟演播厅里的众人有些不搭。所以,也就难怪众人一起停下工作然后诧异的看向了门口呃,门口是两个小女孩和貌似她们助理的人。

“你们找谁?”正在低头研究台词的金钟铭扶了下眼镜,随意的瞥了一眼门口后才朗声问道。

“前辈们,你们好!”两人倒也不卑不亢,看的出是经历过不少场面的人了。“我们是来”

“是所炫和裕贞。”话还没说完,成宥利就忽的反应了过来,然后笑着起身迎了上去。“你们怎么来了?”

“宥利前辈,公司通知我们来参加一个剧情研讨会。”金所炫终究大了三个月,所以领先半步代为回答。

“那就应该对了。”成宥利赶紧笑着把两人拉了进来,事情似乎搞清楚了。

“怎么回事?”但就在此时,金钟铭反倒是皱起了眉头。“我找小演员了?我自己怎么没印象?”

演播厅里鸦雀无声,金所炫和金裕贞乃至于成宥利都是进不得退不得,场面一度很是尴尬。

停了很久,倒是金英硕突然反应了过来:“好像是这样的,早上代表你不是给我打电话,让我联络几个演员,准备拍一场断桥逃生的戏吗?说是一个父亲,两个女儿”

“可那种戏连脸都不用露的。”金钟铭无语的放下了剧本。“拉远景就行。就那种戏份,你就把韩国最出名的三个童星一口气请来了俩有必要?”

“关键是我确实没请啊!”金英硕也有些无语摊了下手。“我只是让人在网上发布了一个通告,按照最基本的那种要求发的说是有机会和李真小姐一起搭戏,欢迎在读中小学生和家长利用周末时间参与进来,有益于开拓视野,增加孩子的社会历练最关键的是,俩孩子加一块五万韩元一天!”

“那这是怎么回事?”金钟铭无语的再度指向了门口的方位,而其他人也一起看向了门口的那俩童星以及他们身后的助理五万韩元,够这俩人保姆车车油钱嘛?想干吗?

“咳!”这时两个童星身后的那位助理终于也撑不住了,他赶紧上前解释了一下。“金钟铭先生,我们其实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但是今天上午的时候确实接到了郑勋拓代表的通知,然后告诉了我们来这个地点找您或者金英硕代表报道”

“郑勋拓!”金钟铭没好气的冷笑一声,他差点都忘了这个名字了。“行吧我知道了,那就留下吧,但是事先说好五万韩元一天,我一个大子都不会多出的。”

“是”助理尴尬的答应了一声。

“是就好,这里人多空气闷,带俩孩子忙去吧。”金钟铭重新拿起了剧本。“她们也没台词,也没什么的,到时候要拍戏了我们会再通知的”

助理当即点头答应,然后一边绕圈式的朝着演播厅内的众人致意,一边赶紧拽着两个有些茫然的小演员退了出去。

事情告一段落,而演播厅内的众人也不再多想,因为考虑到最近电影市场的火爆,以及如今院线排片的艰难,这件事看起来应该是郑勋拓这人在拍马屁,或者说在示好。

怎么说呢?让金所炫和金裕贞加一块拿5万韩元的日工资,郑勋拓这事干的却是有点掉份子。但甭管如何也不是这些人能置喙的,所以众人很快就继续了这种工作状态。

这件事情真的只像是一个不会再响起的插曲。

不过大概是快12点的时候的代表,郑勋拓本人却突然满头大汗的出现在了演播厅的门口。

“这尼玛又是怎么一回事,还专门过来解释?”

“刚才还不够丢脸的?”

这是场内众人不言而喻的心理活动,就连成宥利都觉得自己当年趁机逃离的行为着实明智。

果然,郑勋拓这位韩国影视圈最大的经纪公司老板主动的找到了金钟铭,并低头了点什么,然后只见金钟铭皱了眉头,但还是起身带着对方转到了有着隔音效果的玻璃单间里去了这里本来就是电台演播厅,隔音效果最专业。

怎么说呢,迄今为止所有的一切都还在大家的理解范围之内。可是下一秒钟发生的事情却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郑勋拓刚刚开口说了一句什么以后,金钟铭当即黑着脸瞥了一眼玻璃墙外的众人,然后,他竟然一言不发的直接甩门走出了隔音间,理都没理对方

不说别的,光凭那个甩门的动作幅度,傻子都能看出来,金钟铭这是发怒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r

上一章  |  韩娱之影帝目录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输入 "韩娱之影帝 黄鹤楼文学"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