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新唐遗玉

番外一:我是卢智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2-04-11  作者:三月果
 
我生于大业末年的秋天,动荡的隋末。爹娘皆是士族豪门的子孙,

拥护太原李家夺了江山。

娘曾说过,我满月抓周的时候,满桌的玩物摆设,只挑了一把尺子抓来,除了祖母外,一家人都很乐呵,认为我长大之后会刚直不阿,我由此得名“直”娘则给我起了爱称,唤我“智儿”权作长者的寄望,望我能够聪明地长大。

我倒也的确聪明地成长着,很小起就会背诗书、会讨巧、会看大人脸色,比起小我一岁的二弟,我完全是大人所希望的标范,是父亲和长辈们爱重的子嗣,是最合适继承家业的长子嫡孙。

每个人,这一生的记忆都是从孩提时开始的,我的记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想一想,不是爹宽厚的手掌,也不是娘温暖的怀抱,而是两个女人。

用下人的话来说,她们是我爹的妾,用丫鬟们的碎语来说,她们是狐狸精,小时候常听外公讲山怪故事,狐狸精都是会害人的妖怪,我记住了丫裂的话,并且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留意起那两个妖怪的一举一动,倒真叫我现不少有意思的地方。

妖怪会对我爹编瞎话,然后我爹就会训斥我娘,妖怪会对我爹哭,然后我爹就会抱着她哄,妖怪会拿点心给我吃,然后哄我喊她姨娘,若是我没有叫,而是把点心丢在她的脸上,爹总会恰巧从旁经过,然后挨骂的那个总会是我……

之后的某一天夜晚,当爹用剑指着年幼的我,娘跪在地上求饶,那位尊贵无比的客人笑吟吟地站在一旁,在无数双冷眼中,我才似懂非懂,会害人的不只是妖怪,还有很多。

后来,娘带着我和二弟逃出了那座大宅子,几经周转,我改了姓,丢了名,拾起了娘给我的爱称,有了新的名字。

其实比起“直”我更喜欢“智”这个字,我想变得聪明,很聪明,而聪明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刚直。

落户在小山村,饭很难吃áng板很硬、夜里很冷,没有点心,当然也没有夜壶,然而这些烦恼,都在娘生下小妹妹后。变得微不足道。

我从小就盼望有个妹妹,文文静静的,能同我一起看书,同我一起画画,陪着我一个人,而不是像二弟,爬树翻墙像只野猴,我不是讨厌二弟,只是更喜欢小妹妹。

我很喜欢趴在床边看她睡觉,盼着她有一天睡醒了,突然就会开口讲话,然后我就能教导她识字念书,带着她一起去放牛。

春夏秋冬,这一等就是四年,我个头长的和娘的大扫帚一般高的时候,她还是不会说话,只会咧着一张嘴傻笑,对着喂她饭吃的人流口水。

村里人都说,小妹是个傻子,娘会偷偷抱着小妹落泪,二弟常同村里的孩子打架,我知道,他们都信了妹妹是傻子,只有我不信。

小妹不是傻子,她只是还没长大。

书上说,心诚则灵,我于是每天睡前都会默默许愿,希望妹妹能尽快长大。

然后,突然有一天,小妹能开口说话了,我就像从小寄望的那样,教她识字,教她念书,乐此不疲。

小妹好转,娘和二弟都很高兴,但我想,最欢喜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因为一直到很多年以后,生了许多事,我记得最清楚的,还是小

妹喊我的第一声“哥哥”那应该是我混乱的童年里最快乐的一件事。

日子渐渐好起来,我们三兄妹一天天长大,娘脸上的笑越来越多,我做了一个决定“娘,我要进京。”

娘说,她想让我留下来,不要进京赶考,县里考试过了,我凭着乡贡的身份,往后在村镇上办间私塾,曰子也能过得安稳。

我知道她在担心害怕什么,但是我意已决,娘劝说不下,就只叮嘱我凡事小心,毕竟我身上还背着一些孽债。

同娘和小妹道别,我带着二弟,上了京城,这条再无折返的道路。

在许多年后的一天,我才觉得后悔,假如我留下来,安安本本做一个教书的先生,或许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故事生,而小妹,也不会遇上那个改变她一生的人。

我是有些机缘的,凭着一些手段,让当朝杜相看中,推举了我到国子监去念书,那是大唐最高等的学府,天下学子人人向往的圣地,我原本不期望能在这里念书,果真甚至其中,却现不过尔尔。

在我进到国子监不多久,娘和小妹便跟随而来,说来可笑,就在我算计着报仇讨债时,我的母妹,却被一个地方上小小的镇长逼的走投无路,背井离乡。

一开始,并不是顺风顺水,同那些权贵子弟打交道,比我想象中还要难,无非是因为我贫寒的出身,让我在这繁华的长安城中,举步维艰。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我想是因为那个谜一样的女人。

我在人生最窘迫的时候被她所救,她收留我,为我疗伤,在我迷茫的时候,教导人情世故,尽管连她的样貌都没有见过,我还是不可自拔地迷恋上她,然而我一直很清醒的知道,那不是男女之情,让我着迷的,只是我想象中的一个寄托,在我被权势的波涛拍打时,牢牢抓住的一块浮木。

国子监是一个学问至上的地方,有她的教导,再加上心机和手腕,想要出头,其实不难,我极善于利用别人对我的好感,朋友结识了许多,不管真心假意,我都不在乎利用起来,不会手软更不觉得亏欠,毕竟,向上爬的时候,谁会在意脚下的阶梯会不会被踩疼?

小妹会到国子监读书,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又在情理之中,是我看着她一天天长夹,她出落的有多美好,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私心不想她踏进长安,这块白日光鲜的土地下隐藏着太多脏污,但这是她的人生,我不能自私地左右。

所以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进来,一步步被牵扯进权利的漩涡,而我所能做的,只有保护她尽少受到伤害,指点她的成长。

我从没有懈怠过对仇恨的执着,随着不断深入的调查,扑朔迷离的障眼被一层层揭开,当年旧事的真相摆在面前,我毫不迟疑地选择了报复。

我迷恋过的那个女人说过,我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人,一面是绝对的理智,一面是绝对的疯狂,她说的没错,明知道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可我还是没有回头。

尘埃落定时,我看着那个曾经哦不留情地将我们母子推进火坑的男人,在我面前低下头,憔悴,老迈,黯然,我是无比满足的。

而满足之后,是浓浓的倦意,因为我知道这一切,远没有结束。

后来生的事,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凶案,杀手,牢狱,背叛,在那场早就安排好的大火中,我变成了一个死人。

比起真正的死亡,这显得更加残忍,但娄无法抗拒,这是复仇的代价。

我不想说是我的报应,让我被扣留在繁华之下最阴暗的那个角落,清楚明白地知道活着的人在为我痛苦,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纵使心痛的无以复加,也只能遥遥地从纸上望着受苦最多的小妹。

望着她跟了那个野心勃勃的男人。

望着她离开了长安,去寻找娘和二弟。

望着她回到京城,风风光光地嫁入皇室。

望着她一丝丝被束缚在那个男人费心编织的网中。

望着她苦心经营,忍辱负重,为了我,为了他。

直到有一天,那扇阻挡了我十年光阴的牢门打开,当年的小女孩变成一个fù人出现在我面前,径荐了时光,磋砣了岁月,我才开始觉得后悔了,后悔许多年前,我一意孤行地离开了那座小山村。

“大哥。”她望着我,泣不成声。

“小玉,你长大了。”

谁人明了,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女子,不是那个曾经让我深深迷恋的女人,也不是含辛茹苦生养我的娘亲,而是许多年前,我守在她床畔,夜夜期盼她能快快长大的小女孩。

而她现在最最重要的人,却早已不是我。

我讨厌那个叫做李泰的男人,尽管我欣赏他的阴险,冷漠,还有心狠手辣,但我仍然记恨他抢走了我的妹妹。

我早看破他安排好了一切,借用皇上的妥协,让小妹提前来见我,是为了试探他在她心中的分量,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极不自信的表现,让我嗤之以鼻,然而能够看到那个自尊自大的男人不自信的一面,我十分乐意成全他。

我没有想过能够说服小妹和我离开,旁观者清,我是她的大哥,我岂会不知道她心里装的是什么,也只有那个同样身在情网不能自拔的傻瓜男人,才会以为她真会丢下他和我走。

分别的那一天,我顺利地让小妹来到城南,上了我的马车,送我出城,却拒绝了她的挽留,因为哪怕她不和我一道,我一样要到那个地方去,为了她,和我从未见过的小甥女。

在小妹依依不舍的眼泪中,我换了马车离开,临走之前”丁嘱了车夫继续往远离京城的方向走,一直到有人追上他们。

我好心情地骑上了马,十年的幽禁,让我无尽地向往自由的呼吸,带上那个甘心追随我多年的女人,缓缓取马向前,远远的,听到身后疾踏的马蹄声,还有男人的怒吼,我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到眼泪涌出。。

上一章  |  新唐遗玉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新唐遗玉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hhlwx.com
联系我们: hhlwxcom@gmail.com